簡單一段話:這集是貝絲弩男大玩真心話大冒險的一集~

 

繼小屁孩卡爾後,原來不只陰屍病毒會傳染,小屁孩上身也會傳染.

貝絲硬要超越另一個自我,所以瘋狂地找酒要喝. (酒鬼醫生;嘿!!!別搶我的梗!!)

後來還硬要誘拐弩男...................也要喝!

喝就算了,還要玩真心話大冒險.....

 

眼看情節慢慢地要朝那大家都期待的方向邁入之際........

 

一直當保姆的弩男,還好沒忘記自己是在演陰屍路,而不是在演陰溼露~!

正氣凜然地大爆氣兼大抓狂!!

加上一段以往心路歷程的大告白,讓兩人的心更接近了....(桀桀笑)

 

放把火燒房子加上一人比一隻中指,以象徵兩人的慾火蟲生~~~

喔不~!是浴火重生啦啦啦XD

 

 

**第十三集預告: 


1.弩男貝絲危機未解除!!兩人是否仍能手連手心連心,還是如貝絲所言,她將離開達利....??

2.瑪姬.槌神妹.酒鬼醫生鐵三角,濃霧空地中勇猛PK眾陰屍,瑪姬是否終將失守被咬????

 

**尼爾張第十二集短評:

人在困境時,想要突破困境,通常會面臨兩種選擇:

一是盡力以自己所長來發揮,

一是選擇做以往自己未曾嘗試的事.

這兩點的共通處,都是為了尋找一個>>>>希望.

 

,

尼爾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陰屍路粉絲
  • 陰屍路 第四季 第十二集觀後心得

    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ㄧ台廢棄車輛,一隻疑似被打掛的殭屍,一旁的樹林中出現聲音,是......戴瑞和貝絲從樹林裡出來,兩人環顧四周,貝絲嘗試發動車輛,戴瑞手持十字弓警戒,但情況似乎不對境,貝絲跟戴瑞躲進廢棄車輛的後車廂,沒多久車外傳出殭屍的聲音,應該蠻多隻的吧!

    貝絲面露不安的表情,戴瑞手持十字弓,朝後車廂的細縫警戒中......車外似乎打雷了,雷聲與殭屍聲持續不斷著,戴瑞跟貝絲能安全度過這危機嗎?

    打雷聲停了,殭屍的聲音仍持續著,貝絲很緊張,戴瑞示意貝絲不要有任何動作,天亮了,後車廂的隙縫中露出陽光,看來戴瑞跟貝絲度過恐懼艱難的一晚!

    (真是不公平ㄚ,瑞奇跟卡爾找到一間房子,有沙發有床,可以安穩的睡大覺,雖然瑞奇白天補眠的時候被一群不良分子吵醒,被迫跟米瓊恩'卡爾離開那溫暖的窩,但起碼有安穩的休息過,而貝絲跟戴瑞卻窩居在這小小的後車廂,這.......差別待遇也太大了!)

    貝絲打開後車廂,率先離開後車廂,戴瑞也從後車廂爬了出來! (兩人整晚待在後車廂,爬起來的時候絲毫沒有手麻腳麻的感覺,似乎有點不合理,因該安排從後車廂出來的時候,手麻腳麻,假如能再加上殭屍騷擾就更好了!)

    兩人從後車廂爬出來後,在廢棄車輛的周圍檢拾了一些東西,如輪圈'後照鏡'燈罩等一些觀眾可能還看不出來有何用處的東西,戴瑞朝後看了貝絲,隨後兩人朝著馬路的一端走去!

    片頭曲結束後,戴瑞在樹林中發現一隻松鼠,用十字弓瞄準那隻松鼠,一箭射過去,但是沒有命中,戴瑞把箭從樹幹拔了出來,並將其折斷,貝絲正徒手挖個小坑洞,並在小坑洞放入少許的樹枝,拿著後照鏡跟燈罩生火,在兩顆樹幹之間綁著繩子,繩子套著輪圈,並測試其聲響!(看來後照鏡'燈照'輪圈的功用,觀眾們都明白了!)

    戴瑞捕捉到一條蛇,並把蛇皮給剝了,貝絲在一旁看著,戴瑞盤坐在地上吃著烤蛇肉大餐,貝絲說她想喝點東西,戴瑞丟了一瓶寶特瓶給貝絲,貝絲不喝,想要喝點別的,譬如酒之類的東西! (喝酒不好吧,酒後亂性事小,喝茫了不醒人事,被殭屍咬到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事大ㄚ!)

    貝絲說她沒喝過酒,因為她爸爸(赫索),但他不在了,所以......我覺得我們可以去找一些(戴瑞仍然享受他的烤蛇肉,沒理會貝絲!)

    就這樣安靜了一回兒,貝絲說好吧.....慢慢吃你的蛇肉餐吧! 並起身拿著刀去找她想要找的東西,貝絲在樹林的某處轉頭罵混蛋(大概認為戴瑞沒跟來吧!),罵完之後,發現殭屍靠近中......貝絲以樹幹做掩蔽,撿起一顆石頭往旁邊丟,製造一些聲音,以聲東擊西的方式,把殭屍引到另一個方向(這點比第四季第九集的卡爾好多了!),但有一隻殭屍朝著貝絲走過來,貝絲拿著刀準備應戰,還好只是虛驚一場,那隻殭屍最後還是朝另一個方向走過去,戴瑞也靠近了,貝絲反而稍微被嚇到,貝絲隨後跟著戴瑞走,並說我們好像找到路了,我很肯定得走那邊才找的到酒,然後貝絲發現戴瑞把她帶到兩人做為營地的地方,很不高興的說:你又把我帶回來了,我才不要待在那個遜斃了的營地,並向戴瑞比中指,然後貝絲轉身就走,戴瑞拉住了她說:妳玩夠了沒有? 貝絲掙開戴瑞的手嗆回去說:你有毛病嗎?你難道沒有感情嗎? 是ㄚ 你覺得一切都玩完了,我想那也是一種感情 ,所以你想盯著一堆火,吃著蛇渡過餘生嗎? 去他的,我們倒不如做點別的,我能照顧好自己,我一定要去喝一杯酒,然後貝絲轉頭離開!

    戴瑞回頭看了那簡陋的營地,便跟貝絲來到一個空曠的地方,貝絲回頭問戴瑞,高爾夫球手嗜酒成性,對嗎? (看
    那空曠的地方,可能是高爾夫球場的某洞的草地吧!)

    兩人看著草地另一邊的殭屍,便走向一棟做為俱樂部的屋子走去,貝絲說裡面可能有人,便走向屋子的門,並試圖把門打開,但門打不開,而後方又有為數大約十一隻左右的殭屍正在緩慢靠近中,戴瑞跟貝絲隨即跑向屋子的另一邊,開啟另一扇門進去屋子,並用高爾夫球竿把門拴住,戴瑞隨手拿了一個手電筒,一旁有三隻上吊殭屍(生前上吊自殺),屋內躺著多具屍體或死殭屍,貝絲拿了一支印著華盛頓特區 國會大廈的湯匙,戴瑞找到了一些鈔票,並塞進包包裡面,貝絲問戴瑞為什麼要拿那些東西?

    但門外有殭屍敲打著門,戴瑞跟貝絲便打開屋內的門,朝裡面走去,兩人到了廚房,並在漆黑的廚房中靠著微弱的手電筒燈光找尋補給,貝絲仍然只想找酒,而一座架子上有一瓶疑似酒的玻璃瓶,架子下躺著一具屍體或死殭屍(記得貝絲的老爸在第三季第一集怎麼被咬又怎麼緊急截肢,避免變殭屍的過程吧,強烈建議不管躺在架子下是屍體或死殭屍,保險起見,先把他爆頭再說吧!),顯然貝絲只想拿架子上的那瓶酒,其他的都不管,戴瑞回頭看了一下,繼續找尋可以用的東西,貝絲正注意她拿到的那瓶酒,卻忽略了後面有一隻殭屍,貝絲被殭屍纏著,只好把酒瓶往殭屍頭上砸過去,然後繼續用破酒瓶攻擊殭屍的頭(這比第四季第一集被酒櫃壓住,一旁滿是酒瓶,卻緊張到忘了拿起其中一瓶砸殭屍的黑人軍醫-包伯,好多了)!,但還是沒解決殭屍,貝絲拿出刀子往殭屍的頭捅下去,才解決了殭屍,戴瑞聞聲趕到了貝絲那邊,貝絲跟戴瑞說:謝謝你幫我,戴瑞說:妳說過能照顧好妳自己,真是呢?

    然後戴瑞轉身離開,貝絲轉身一看,地上躺了一些屍體或死殭屍,戴瑞跟貝絲走下樓梯,戴瑞把歪掉的鍾扶正後,爬過障礙物,貝絲也跟著爬過去,戴瑞跟貝絲走到屋內一個可能是販賣衣物的地方,戴瑞找尋可用的物資,貝絲找新衣服穿,某個角落有個立起來的屍體,身上掛著牌子,牌子上有寫字,(那具屍體生前可能是被虐殺的?被做成木乃伊?被做成標本?)!貝絲想把那屍體放下,並請戴瑞幫忙,戴瑞說:無所謂,她死了,貝絲說:有所謂,戴瑞後來拿塊布蓋住那立起來的屍體!

    戴瑞跟貝絲接著從原路線往回走,但整點的鍾響稍為嚇到兩人,兩人接著往屋子的另一邊走去,遇到殭屍,而整點的鍾響似乎把屋內其它的殭屍給引過來了,戴瑞跟貝絲逃到疑似屋內的更衣室,戴瑞先用十字弓解決了一隻殭屍,然後再將一隻殭屍推到置物櫃,隨手拿起一支高爾球桿解決那隻殭屍,隨著而來的兩隻殭屍也被戴瑞一個一個用高爾夫球竿給解決了,一隻穿著綠色衣服的殭屍被戴瑞踹倒在地,戴瑞拿刀解決了另外一隻殭屍,接著剛剛那隻被踹倒在地上的殭屍爬起來,戴瑞用高爾夫球竿把它打倒在地,但並未打那隻殭屍的頭,只是一直往那隻殭屍的身上打,發洩情緒而已,貝絲站在一旁似乎嚇呆了,最後一竿終於往殭屍的頭上打,而血塊噴濺到貝絲的新衣服上,貝絲回過神瞪了戴瑞一眼,轉身把身上的白色外衣脫掉,身上穿著沾滿血跡的黃色上衣!

    貝絲跟戴瑞走到屋內的某個地方,貝絲說:我們到了,然後轉身跟戴瑞說:我知道你覺得這很傻,可能真的很傻,但我不在乎,我今天只想躺下大哭,但是我們沒這個權利,所以要是想透氣的話,就去暴打殭屍好了,我必須這麼做,貝絲轉身走向屋內交誼廳的吧台找尋她想要找的酒,戴瑞則敲破掛在牆上的木框玻璃,貝絲問戴瑞有必要弄破玻璃嗎?戴瑞回答沒有,並把木框裡的那張紙拿出來,戴瑞問貝絲找到喝的嗎?貝絲回答沒有,但我找到這個了,貝絲手上就拿著一瓶酒,貝絲說是桃味蒸餾酒,貝絲問好喝嗎?戴瑞回答不好喝,貝絲臉上露出狐疑的表情看著戴瑞,說只剩下這個了,但貝絲似乎找不到適合的杯子倒酒喝,戴瑞正把牆上六位不知名的大叔的相框當飛鏢的標靶玩,而貝絲決定不用杯子了,卻不知何原因哭泣了起來,戴瑞一手把那瓶桃味蒸餾酒丟在地上摔破,戴瑞回頭跟貝絲說:妳第一次喝酒,不能就喝這個破桃味蒸餾酒,戴瑞轉身離開,也叫貝絲一起走吧!

    在路上,貝絲猜著戴瑞以前的職業是摩托車修理工,戴瑞說:什麼? 貝絲回答:我猜的,災變前你所從事的職業,札克(第四季第一集在在購物中心被殭屍咬死的貝絲的短命男友)也是這麼猜的嗎?戴瑞說:無關緊要了,已經無關緊要很久了。 貝絲說:人們就是這麼聊天的,為了感覺自己是個正常人。 戴瑞說:我從沒覺得這麼聊很正常!

    戴瑞跟貝絲從樹林中走出來,戴瑞看著一間屋子說:我跟米瓊恩找到的這個地方! 貝絲說:我以為是酒水店! 戴瑞說:不是,這個更好!

    貝絲跟戴瑞走到那間屋子的旁邊的那個平房,看來這裡好像是第四季第四集戴瑞'泰爾西'包伯'米瓊恩出外尋找補給時路過的一間房子!(大概在9:2x的時候開出現,先是砍雜草,然後打殭屍,進屋子找汽車電池跟零件那間屋子,那時是從馬路往這間屋子,這次是從樹林往那間屋子嗎?)

    戴瑞進去屋子裡面的儲藏室拿了不少私釀酒,
    用木箱裝著,把木箱拿給貝絲,戴瑞跟貝絲進去屋內,貝絲小心翼翼的將裝酒的木箱放在桌子上,戴瑞倒了一些酒在杯子上,跟貝絲說這才是第一次該喝的酒,貝絲似乎有些遲疑,戴瑞問貝絲:怎麼了? 貝絲說:沒什麼,只是......我爸總是說,喝劣質私酒會致盲! 戴瑞說:反正外面也沒什麼值得看了! 貝絲喝了一點酒,然後說這是我喝過最噁心的東西,然後再把杯子裡面剩下的酒喝完,貝絲開心的說喝到第二口就好多了,然後貝絲似乎想繼續喝,戴瑞說慢點喝,貝絲說這杯是倒給你的,戴瑞說不用了,貝絲問:為什麼? 戴瑞回答:給有個人留神! 貝絲說:怎樣,你現在是我的保護人嗎? 戴瑞沒好氣的回答:妳就多喝點水吧! 貝絲:是,迪克森先生(戴瑞姓氏叫:迪克森)

    戴瑞似乎在釘窗戶,貝絲則在翻東西,翻出一個女用內衣造型的籃子,說誰會走進一家商店,然後拿著這個玩意兒出來?戴瑞說:我爸,他就願意,他就是個傻瓜,他會把那些放在電視上,用它們來練射擊!

    貝絲問:他在家裡開槍射擊嗎? 戴瑞回答:反正那只是一堆垃圾,所以我知道這個地方以前是什麼,外面的那個棚屋,我爸以前也有那樣的棚屋,有個大靠椅,你坐在上面,抽屜裡面全是夏季飲料,旁邊有個花俏的大桶,那是用來吐煙草的,因為你家老太婆叫你戒煙,戴瑞拿著報紙說這是你的互聯網

    .....屋外好像有殭屍,戴瑞伸手示意表示他來看什麼情況就好,往窗外一看,只有一隻殭屍,戴瑞說:只有一個!貝絲說:我們要去幹掉他嗎? 戴瑞回答:假如他一直吵個不停,那就幹掉!

    貝絲說:假如我們又要被困住,我們最好隨遇而安,除非你忙著保護我 迪克森先生! (貝絲拿了一罐玻璃罐裝的酒,示意要戴瑞喝!)

    戴瑞拿了那罐酒過去,並說:對ㄚ,最好隨遇而安,戴瑞坐在破沙發上,貝絲在一旁跪坐,兩人各拿一罐酒喝了起來! 戴瑞說:家,可愛的家!

    然後貝絲跟戴瑞似乎玩著貝絲版的真心話大冒險? 貝絲先說明遊戲規則:首先,我說一件我從沒做過的事,假如你做過這件事,你就要喝酒,假如你沒做過,那就我喝! 然後換你說!

    貝絲問戴瑞:你真的不知道這個遊戲嗎?
    戴瑞回答:我從不需要遊戲來喝醉!
    貝絲說:等等,我們開始玩了嗎?
    戴瑞問:妳哪裡學的?
    貝絲回答:我朋友玩過,我看過,好了,從我開始!

    貝絲:我從沒射過十字弓,你喝酒吧!(個人非常懷疑貝絲故意要ㄠ戴瑞的!)
    戴瑞認為這不算遊戲吧,也依遊戲規則喝了酒!
    貝絲:熱身而已,換你了!
    戴瑞想了一下說我不知道!
    貝絲:隨便說你想到的第一件事!
    戴瑞:我從沒出過喬治亞州
    貝絲:真的嗎?這個不錯!(貝絲喝酒)
    貝絲:我從沒....喝醉做出後悔的事!
    戴瑞喝酒後:我到做過很多!
    貝絲:輪到你了!
    戴瑞:我從沒渡過假(看來戴瑞也不簡單,看準了赫索生前有空的話,就會帶全家出門渡假!)
    貝絲(有點緊張):野外露營算嗎?
    戴瑞:那只是學打獵的必修課
    貝絲:你爸爸教你的嗎?
    戴瑞嗯一聲表示是爸爸教的!
    貝絲:好吧!(貝絲喝酒)
    貝絲:我從沒....進過監獄,我是說,我沒當過囚犯!(貝絲妳是要刺戴瑞心理面的痛處嗎?因位我覺得戴瑞在陰屍路裡面給人的感覺就是就算沒有進出監獄當過囚犯也可能因一些小事進出警察局過!)
    貝絲笑了一下,戴瑞臉色一沉!
    戴瑞:妳就是那麼看我的嗎?
    貝絲:我不是說什麼大事兒,就是喝醉酒被拘留什麼的,連我爸爸都因此進過牢房!
    戴瑞:喝吧!(叫貝絲喝酒)
    貝絲:等等....獄警(猜起戴瑞以前的職業了),你以前是獄警嗎?
    戴瑞:不是
    貝絲:又輪到你了!
    戴瑞起身,表示要去小便,但不慎踩碎東西發出聲響!
    貝絲:安靜點
    戴瑞有點大聲的回答說:我聽不清'我在小便!
    貝絲:戴瑞,別這麼大聲!
    戴瑞:(回頭跟貝絲說)怎麼,你是我的保護人嗎?

    (貝絲察覺氣氛不對,轉頭坐好,戴瑞似乎因為酒精的作用再加上貝絲說話刺到他的痛處,說話開始大聲起來!也說出了監獄淪陷後,跟貝絲逃跑的過程中被貝絲的有所不滿的地方!)

    戴瑞:等等'輪到我了對吧! 我從沒......從沒吃過酸奶冰淇淋(我猜電視版的可能翻譯成優酪乳冰淇淋吧!),從沒養過寵物小馬'從沒收過聖誕老人的禮物(戴瑞把椅子推開,貝絲有點害怕的看著戴瑞)'從不需要他人庇護,媽的'老子從來沒依賴過任何人!
    貝絲:戴瑞(帶點害怕,並且請求的口氣)
    戴瑞:我從沒當大家的面唱過歌,以為這一切很有趣,以為這是一場遊戲,我他媽的也從沒割腕求關注!
    戴瑞:聽起來外面的朋友(戴瑞指的是殭屍),在召喚他的兄弟們!
    貝絲:戴瑞'快住嘴!(貝絲怕戴瑞把更多的殭屍引過來!)
    戴瑞:嘿,妳從沒用過十字弓是吧,我現在就教妳!來吧!會很有趣的!
    貝絲:我們應該待在屋內,戴瑞'住手!(戴瑞一手把貝絲拉到屋子外)戴瑞......

    屋外的那隻殭屍朝戴瑞跟貝絲那邊前進,戴瑞嗆那隻殭屍:蠢貨,來ㄚ,蠢貨!

    戴瑞故意射殭屍的身體不射頭,讓殭屍卡在樹幹那邊!
    貝絲:戴瑞....
    戴瑞:妳想試試嗎?
    貝絲:我不會
    戴瑞:很簡單,(戴瑞從貝絲後面抓住了貝絲)過來,秒準右角!(弓箭沒射中殭屍的頭,混亂中也看不清是戴瑞射的弓箭?還是戴瑞拉著貝絲的手射的弓箭?)
    貝絲:以後再練吧!(貝絲推了戴瑞)
    戴瑞:接著來,很有趣!(戴瑞拉緊弓絃)
    貝絲:別鬧了'戴瑞.....
    戴瑞:過來(從貝絲後面勒住貝絲,右手擊發十字弓,但故意不射殭屍的頭),八球進洞!
    貝絲:快幹掉他!
    戴瑞:(走向殭屍那邊)格林(貝絲的姓氏叫:格林)過來,我們把箭拔出來!那他當靶子多練練手
    貝絲看不下去了,衝上前一刀往殭屍的頭上捅下去,解決了殭屍!
    戴瑞:妳殺他幹麼?林北正採著ㄋ(簡體字幕是打爺,我覺得打林北打的比較順手)
    貝絲:才不,你太混蛋了,如果有人對我老爸..……
    戴瑞:別..這兩個根本不是一回事!
    貝絲:殺殭屍不應該是有趣的!
    戴瑞:那妳到底要我怎麼做,ㄚ頭!
    貝絲:我想讓你別一副...什麼都不在意的樣子,就好像我們經歷的這一切都毫無意義,那些去逝的人對你來說都一文不值一樣,這太混帳了,你是這麼想得嗎?我知道就是這樣。 (貝絲鼓起勇氣對正在暴衝中的戴瑞訓斥兼說道理!)
    戴瑞:妳什麼也不懂!(口氣很不爽)
    貝絲:我知道在你眼裡,我只是個將死的女孩!我不是米瓊恩'不是卡蘿'不是瑪姬,我活下來了,你卻不明白! 雖然我不像你或其它人,但我做到了,你不能因為自己畏懼,就這樣對我!(貝絲劈哩啪啦且態度強硬的頂回去)
    戴瑞:我無所畏懼(戴瑞語氣堅定的嗆回去)
    貝絲:我記得,當那個小女孩(卡蘿的女兒,已經變殭屍了!)跟在我媽身後,從榖倉出來時(第二季第七集後面),你就跟我一樣,而從那以後,你就不敢親近任何人!(貝絲有點怕,但仍跟戴瑞說出自己的想法!)
    戴瑞:親近是嗎?妳當然懂了,你失去兩個男友,一滴眼淚都沒流,妳全家人都沒了,妳卻像個於愚蠢的大學生一樣,出去找酒喝!(此時戴瑞對貝絲不顧現實的情況'做出戴瑞眼裡認為很白目的事,大概不爽很久了,才一口氣說出那麼多難聽的話,連戴瑞已故的亡兄莫爾說話也沒他毒!)
    貝絲:去你的,你根本不了解情況!(貝絲越嗆越大膽)
    戴瑞:是你不了解情況,我們認識的人都死了!(戴瑞用現實但悲觀的想法嗆回去!)
    貝絲:你根本不確定!(但我覺得比較不確定的是貝絲ㄟ!)
    戴瑞:沒什麼差別,因為妳在也不會見到他們!(戴瑞開始把貝絲被罵到有點要哭了!)'瑞克'妳再也見不到瑪姬了!
    貝絲:戴瑞'別說了!(貝絲似乎快吵輸戴瑞了)
    戴瑞:不,....總督直接來到我們家門口(換戴瑞快哭了),如果我當初沒有停止尋找他,也許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因為我放棄了!(戴瑞略帶哭腔的說.....)
    貝絲:戴瑞(貝絲想安撫戴瑞的壞心情)
    戴瑞:不...(戴瑞停頓了幾秒),還有妳爸....或許...我本可以做點什麼(戴瑞似乎真的哭了!)
    貝絲從後抱住戴瑞給他秀秀一下(戴瑞真的哭了!)

    天黑了,戴瑞跟貝絲坐在屋子的外圍,外有花草樹木和大自然的聲音!(看來戴瑞酒醒了)
    貝絲:我明白我爸為什麼戒酒了!
    戴瑞:妳想吐嗎?
    貝絲:沒有,我希望我能一直有這樣的感覺'這可不好!
    戴瑞:你很幸運,你是個快樂的醉鬼!(形容酒品好)
    貝絲:沒錯,我很幸運,有的人喝醉後就各種撒潑無籟!
    戴瑞:是的,我喝醉之後就這樣那樣....(戴瑞停了幾秒),莫爾有個毒犯朋友,ㄧ個討人嫌的小個子白人'隱君子(戴瑞應該是說有毒癮),某天,我們在他家看電視,還沒到中午,我們都喝多了,莫爾嗑嗨了,我們在看一個電視節目,莫爾一直說那個節目很難看,不肯閉嘴,他一直如此....結果...那是那癮君子的孩子們最喜歡的節目,他從沒見過他的孩子們,所以他覺得內疚了之類的,所以狠狠揍在莫爾臉上,所以我就狠狠地揍那癮君子,能多狠就多狠,他抽出一把槍來,頂著我的腦袋,他說我要殺了你'混蛋 ,所以莫爾也抽出槍來對著他,大家都在大哄,我也大哄.....我以為我會死,就因為一個會講話的小狗的蠢動畫!
    貝絲:你們怎麼脫險的?
    戴瑞:癮君子揍了我肚子,我吐了,它們倆就開始笑,忘了這一切.......妳想知道災難前我是什麼樣的人嗎?....我跟著莫爾四處飄流,他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我微不足道...一無是處....是個混蛋鄉巴佬....有個更混蛋的哥哥..(貝絲跟戴瑞沉默了幾秒)
    貝絲:你想他了 是吧? 我也想瑪姬,我想念她支使我'我想念我哥哥沙恩,他曾經很煩,過度保護我...還有我爸爸.....我以為....我曾希望他餘生生活得平安安逸,知道嗎? 我以為瑪姬跟葛倫會有個孩子,我爸爸會當上爺爺,我們一起過生日'渡假,還有夏日野餐..然後他會變老,死亡會來臨,但會很平靜.....不會有事....他周圍會是他愛的人....(貝絲看了天花板,並且笑了!),我就是這麼難以置信的蠢!(說完,貝絲拿起酒來喝!)
    戴瑞:本來就該是這樣
    貝絲:(沉默了幾秒)真希望我可以...改變
    戴瑞:你變了(戴瑞可能覺得貝絲有太妹化的現象吧!)
    貝絲:還不夠....不像你...你好像天生就適合現在的情況!
    戴瑞:我只是習慣了...糟糕的情況,我在這種地方長大....
    貝絲:但你逃離了這種地方
    戴瑞:我沒有(戴瑞有點不好意思了)
    貝絲:你有(貝絲給戴瑞加強自信)
    戴瑞:也許你該不時提醒一下我
    貝絲:不....你不可以依賴別人,記得嗎?(貝絲拿戴瑞對她說過的話給還了回去!)....我早晚也會離開!
    戴瑞:別這麼說
    貝絲:我會的......你會站到最後.....你會的(兩人對看了幾眼)....等我離開了你會非常想我,戴瑞.迪克森(兩人持續你看我'我看你)
    戴瑞:你完全不是個快樂的醉鬼
    貝絲:我很快樂,只是不瞎....你得著眼現在,而不是懷念過去,這樣的地方.....你必須忘記!(怎麼感覺角色互換,貝絲像大姐姐似地對戴瑞做心理輔導!)
    戴瑞:忘不了呢?
    貝絲:必須忘記,否則會難受死!(貝絲語氣堅定,戴瑞沉默中....),在心理(貝絲左手扶著胸口)
    戴瑞:(沉默了一下)我們該進去了
    貝絲:(露出詭異的笑容)我們該把屋子燒了!(說完露出詭異中帶點尷尬的笑容)

    瞬間空氣凝結了一回兒,戴瑞起身走向屋內,戴瑞回頭表示....我們需要更多酒!

    貝絲露出像是要到禮物的笑容,貝絲跟戴瑞兩人開始搜刮屋內的酒,瘋狂的朝屋內的各個地方噴灑烈酒,兩人玩的不亦樂乎,戴瑞拿出一疊鈔票,由貝絲點火,戴瑞把點了火的鈔票丟進屋子內,完成縱火儀式!(貝絲跟戴瑞瞬間變成了土豪哥'土豪妹,連大陸那個愛把鈔票拿出來炫富的陳光標都不見得敢拿錢來燒,而劉文聰的一桶汽油'一支番ㄚ火也遜掉了,戴瑞跟貝絲是一堆私釀烈酒+鈔票+番ㄚ火,成本下的比劉文聰還重!)

    兩人看著失火的房子,貝絲比著中指,也拉戴瑞一起比中指,而有殭屍開始靠近失火的房子,戴瑞跟貝絲兩人轉身離開,迎向未知的未來!

    (戴瑞本來像是扮演頹廢'沉默但會照顧同伴的老爸或大哥哥的角色,而貝絲像似扮演一個不太理會現實,且任性的女兒或美眉的角色,兩人的個性跟想法都不太相同,而戴瑞一路一直忍著貝絲的任性,但也還是一路照顧著她,雖然戴瑞酒後吐心聲,說出了不少難聽話,但也發現雖然是戴瑞這個野外求生專家一路在照顧貝絲,而戴瑞的心理其實比誰都還需要照顧,貝絲環抱戴瑞給他秀秀,並在夜晚互說心事,慢慢磨合化解了兩人的差異,順利建立起了革命情感!)

    ========

    預告中瑪姬'莎莎'包伯這組子彈所剩無幾,而處在殭屍來襲又起霧的環境,看來這組在第十三集可能會上演陰屍路之迷霧驚魂!

    而貝絲跟戴瑞則是手牽手一起去.....?而戴瑞有快速奔跑的鏡頭,是貝絲遇到危險了嗎?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