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十四個字:這集是鐵漢柔情少女心,三人同心齊斷金~

 

這集還是著重在眾角色心靈層面的提升,就像:

弩男願意相信還是有好人.

酗酒醫生找到生存的目標.(有朋友真好)

值得一提的變數:

1.貝絲弩男被陰屍拆散了.

(救走貝絲的跟遇見弩男的不知是否同夥,若是不同夥那可就凶多吉少了....!)

2.又出現一組新人馬,正邪不明.

 

剩三集完結,希望別再拖戲啦啦啦~~~~~XD

 

 

**第十四集預告: 


槌神馬子之死即將真相大白!!光頭媽卡蘿歇斯底里為何事???!!!
??

 

**尼爾張第十三集短評:

身處亂世中,想要分辨人性善惡更是難上加難.

但若要讓自己活著是有希望,有光彩的,

那麼,還是寧願相信>>人性本善 吧~~~

 

,

尼爾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陰屍路粉絲
  • 陰屍路 第四季 第十三集觀後心得

    一開始包伯(黑人軍醫)出現在畫面中,他與碼姬'莎莎走散了?還是這是他加入瑞奇團隊之前的事?看他有魂沒體的樣子,看起來活像米瓊恩剛出現的時候,牽著那兩隻殭屍護身符之ㄧㄋ(雖然在第四季第九集有對那最初的兩隻殭屍護身符的身份有所交代,但包伯現在給人的感覺就好像那兩隻殭屍護身符之一生前的樣子!)

    包伯在樹林裡漫無目的走著,摘水果飽腹,躲樹幹等殭屍群通過'拿把刀的樣子也活像失意的搶匪'不得志的海盜陸戰隊(個人發明的新名詞,海上無法討生活當海盜,淪落到陸地'到樹林'到山上!),包伯發現一處似乎是礦坑入口的地方,敲打入口看其有無殭屍的動靜,檢拾木頭及鐵絲網在礦坑入口做簡易的防殭屍工事,然後喝著酒,然後躺著休息,淡定的看著卡在礦坑入口的殭屍,包伯走在道路上,看到一台後車門打開的貨車,爬到車頂上,躺著仰天長嘆等殭屍群路過,(這讓我想到了第二季第一集趴在露營車上等殭屍群路過的戴爾,差別是戴爾那時給人的感覺是比較積極還帶著希望,而包伯現在給人的感覺是消極不帶任何希望!)殭屍群過去後,包伯坐在車頂上發呆,然後下車漫無目的的往前走,聽到後方傳來的車聲,包伯回頭望著那行駛過來的車子,開車的是葛倫'騎車的是戴瑞,葛倫與戴瑞下車上前探查情況,包伯先跟葛倫'戴瑞打招呼,戴瑞跟葛倫對包伯做了基本身家調查......(葛倫或戴瑞發問=包伯的回答)

    你一個人嗎?=是的

    你這樣飄泊了多久?=我不知道.....我之前跟過兩個團體!

    他們沒撐過來嗎?兩個團體都沒有?=包伯搖頭表示沒有

    你叫什麼名字=包伯.斯圖基.....你們有營地嗎?

    你殺了多少殭屍?(不知是對包伯有疑慮還是擔心他帶衰?戴瑞跟葛倫兩人雙眼對看後發問!)=沒數過,十幾個吧?

    你殺了多少人?(葛倫與戴瑞稍為往前靠近包伯....)=只有一個!

    為什麼?=她讓我動手的!

    想跟我們一起走嗎?(開始發出入團通知了)=想(考慮一回兒才回答)

    對我們有什麼問題嗎?(戴瑞班長上身了)=沒有(菜鳥班兵不敢說有).....你們是誰不重要!

    真的嗎?(老鳥葛倫有疑問)=是的(收起刀
    表達善意),不重要! 包伯便搭便車跟戴瑞'葛倫走了!

    片頭曲結束後.......瑪姬'莎莎'包伯這組一開始就上演著陰屍路之迷霧驚魂的劇情,三人警戒中帶著恐懼.....殭屍過來了,包伯以獨臂刀王的姿態解決了第一隻殭屍(目前受傷的右臂像是廢掉似的!),瑪姬拿刀捅掛了第二隻殭屍,莎莎拿削尖的木棍解決了第三隻殭屍! 不過包伯'瑪姬解決後面幾隻殭屍不太順利,皆
    靠莎莎開槍解危,莎莎以為包伯被咬了,正擔心著,還好只被殭屍咬走繃帶(個人建議把繃帶塞進殭屍的嘴裡,然後把殭屍綁起來嚴刑逼供兼洩憤,不過......應該只有洩憤的用途啦!),莎莎聽完便放下心中的大石,開心的擁抱包伯,但把包伯的傷口弄痛了!

    貝絲正在學習使用十字弓,戴瑞在後面教導著,戴瑞也同時傳授野外追蹤技巧給貝絲,貝思看了地上的跡象,判定是殭屍的橫跡,居然能笑的出來,而戴瑞在後面摸著下巴,心理想......這丫頭......然後蹦出一句:也許是個醉漢,貝絲使用十字弓跟追蹤的功夫還沒齊全就似乎想飛了! 戴瑞冷冷的表示....是ㄚ,繼續追蹤吧! 貝絲看見前方正在進食的殭屍身上有槍,戴瑞點頭表示可以行動,貝絲緩步向前,但是踩到了補獸夾而倒在地上,發射十字弓也只擊中殭屍的臉,戴瑞見狀上前解危,詢問貝絲是否還能動,貝絲回答能!

    瑪姬'莎莎'包伯三人正在對剛剛經歷過的迷霧驚魂做事後討論,而瑪姬'莎莎各有自己的想法,包伯則是比較隨和,同時並對瑪姬'莎莎不同的看法之中找出平衡!

    戴瑞攙扶著貝絲走到一個疑似墓園的地方,貝絲表示要休息一下,戴瑞說好'後來乾脆背著貝絲前進(看起來像背著腳受傷的女孩子下山),過程中兩人便鬥起嘴來,貝絲看到了一個墓碑,便從戴瑞的背上下來,貝絲看著墓碑,心中有所感觸,戴瑞摘了一把野花放在墓碑上致意,而墓碑上寫著生於1837/11/12,卒於1874/12/10'慈父,想必貝絲想起了以逝的父親赫索....吧!而貝絲跟戴瑞手牽手十指緊扣,就像一對夫妻在向往生的岳父致意懷念ㄋ!

    瑪姬'包伯'莎莎這組人馬走到了鐵軌那邊(從監獄風雲之後,便是鐵路之旅了!),三人看到了存活者設置的通往避難場所的路線告示牌,包伯提到了去巡邏的時候聽到的廣播(第四季第三集:戴瑞'米瓊恩'包伯'泰爾西四人出外尋找補給,但開車聽廣播的時候,沒人注意路況,因而將車子開進殭屍群那邊,最後四人皆棄車而逃!),瑪姬跟莎莎都詢問包伯,包伯表示沒聽清楚,現在看到這個告示牌才明白,瑪姬跟莎莎對要不要去告示牌上所說的地方有所爭論,包伯嘗試著說服莎莎,但莎莎似乎心不甘情不願的跟瑪姬還有包伯進行鐵路之旅!

    戴瑞跟貝絲穿過一堆墓碑來到了一間房子,戴瑞照例敲打門邊,看看聽聽有無殭屍的動靜,戴瑞小心翼翼的搜查房子,貝絲則是跟在戴瑞後面,然後戴瑞發現了一付棺材,上面躺著屍體,兩人走到了地下室,看到兩具躺在移動擔架車上的屍體,看來這間房子應該是葬儀社或殯儀館吧!

    戴瑞找東西讓貝絲包紮腳,並對屍體開了某人沒洋娃娃來玩穿衣遊戲的玩笑,貝絲則是嚴肅的指正戴瑞,戴瑞聽完貝絲的指正後,便幫貝絲包紮受傷的腳!

    莎莎跟包伯正坐在臨時營地裡面,包伯在處理傷口,莎莎正在拿刀開罐頭,而瑪姬去檢拾柴火!
    於是包伯跟莎莎兩人就這樣聊起來了,莎莎抱持著比較負面的態度,包伯則是比較正面的態度,莎莎對包伯說出不認同且無法對瑪姬說出的話,也希望包伯站在她那邊!

    戴瑞跟貝絲在屋子內東翻西找,終於找到食物跟飲料,戴瑞發現這些吃得喝的都一塵不染!
    貝絲:所以ㄋ?
    戴瑞:說明是有人剛放進去的,這是某人的補給,也許他們還活著!

    戴瑞決定只拿一些些,並留下一些些,並問貝絲的意思!貝絲則是認為還是有好人的,但對戴瑞的吃相說很噁心(打情罵俏的方式),戴瑞開始指定那些東西是他的! 戴瑞在屋外設置簡單的殭屍預警系統,貝絲在屋內彈鋼琴唱歌,戴瑞在一旁觀賞著貝絲的琴藝和歌聲,貝絲發現戴瑞在後面!

    戴瑞:這裡封鎖好了,唯一的入口是前門!
    (戴瑞躺在房裡的空棺材裡面休息)
    貝絲:你在幹什麼?
    戴瑞:這是我幾年來睡過最舒服的床了!
    貝絲:真的嗎?
    戴瑞:我沒開玩笑......(戴瑞已經躺平了)妳繼續彈吧....接著唱!
    貝絲:妳不是討厭我唱歌嗎?
    戴瑞:這裡沒有點唱機,所以......

    貝絲面帶笑容的轉身繼續自彈自唱!戴瑞則躺在舒適的棺材裡聽著貝絲的琴聲與歌聲,兩人就在這溫馨浪漫的夜晚度過.......

    莎莎在臨時營地裡睡醒,包伯蹲在旁看著地上,莎莎喊了包伯一聲,也起身看了包伯看的地上,原來瑪姬脫隊離去,並在地上留字說別為我冒險,助好運!(看來瑪姬可能聽到了莎莎跟包伯的對話,況且瑪姬尋夫心切,才決定自己一個人離開吧!)

    莎莎跟包伯兩人面面相覷了幾秒,包伯表示走吧,要循著瑪姬可能會走的路線(鐵道之旅路線),看能不能趕上瑪姬,莎莎有點遲疑,包伯堅持認為能趕上瑪姬,莎莎便幫忙收拾臨時營地,準備趕路找瑪姬!

    瑪姬果然展開鐵道尋夫之旅!瑪姬看到一個流動廁所上面也有生存者張貼的避難所的所在和前往路線的告示牌,正想在廁所上刻字留言,背後卻來了一隻殭屍,瑪姬看到殭屍似乎心中突然有些想法,上前踹倒殭屍,把刀捅進殭屍的頭,然後.....把殭屍的肚子給挖開(開膛手瑪姬?)

    包伯跟莎莎也在進行鐵道之旅!
    莎莎:自從平安逃離監獄後,你就一直笑.....如果活著讓你這麼開心,那我們現在為什麼要朝著黑暗的深處走ㄋ?(莎莎還是堅持反對鐵道之旅)
    包伯:這和我活沒關係
    莎莎:那你知道自己為什麼笑?
    包伯:當然.....因為我沒落單....失去第一團隊的人後....我落單了....第二個團隊也不例外.....現在我破了這個紀錄....換作是你...也會笑的...自我意識真是的好東西,你哪天也試試!怎麼?不打算上鉤嗎?(包伯以自己帶衰團隊又命硬的事自我解嘲,嘗試化解莎莎反對鐵道之旅的想法!)
    莎莎:才不
    包伯:你有時候就跟她一樣倔,妳知道嗎?

    兩人停下腳步,看到躺在路邊被開膛的死殭屍,看到流動廁所上有瑪姬留的字-葛倫,去終點站,瑪姬留!(看來瑪姬把殭屍開膛是要利用殭屍的血來留言!)

    戴瑞把貝絲抱到餐桌的椅子上(兩人越來越像情侶了!),正準備吃東西.....忽然聽到門外有動靜,戴瑞拿著十字弓到門邊,並叫貝絲待著別動! 戴瑞先觀察門外的狀況,然後打開門,原來只是一隻狗,虛驚一場而已,戴瑞嘗試逗弄著狗,但那隻狗轉身就跑,戴瑞自討沒趣,轉身回屋內,貝絲也走出餐廳關心情況!

    貝絲:牠不進來嗎?
    戴瑞:叫妳待著別動!
    貝絲:是阿,但你不是說有條狗嗎?戴瑞!
    戴瑞:說不定過回兒又跑回來了,走吧!

    一個漆黑的夜晚,有著殭屍的聲音,莎莎正在發呆,包伯似乎睡不著!

    包伯:我睡不著
    莎莎:我也是
    包伯:妳看見它了嗎?
    莎莎:看不到,它這樣快一個小時了,說不定被什麼卡住了!
    包伯:晚上的聲音真多....蟬'貓頭鷹....我有時候覺得它們在兜圈子.....當我一個人時,我總是睡不好!
    莎莎:你現在也沒睡好(莎莎直接吐草包伯),你需要康復'你需要睡眠!
    包伯:我可以試試......(包伯躺了一回兒),試過了....
    莎莎:包伯,我們在這裡算是幹什麼ㄋ?
    包伯:為什麼妳認為泰爾西已經死了?
    莎莎:什麼?
    包伯:如果泰爾西還活著,他會去終點站,我找到妳很清出這一點,所以為什麼妳認為他死了?還是妳害怕知道他到底死了沒?.......目前為止,我都覺得妳是我遇到最頑強的人....說起來有點怪...因為妳也是最貼心的人...(莎莎轉頭看了包伯)說說而已!(包伯說完,便躺著休息!)

    戴瑞跟貝絲正在吃晚餐......
    貝絲:我要留一張感謝卡!
    戴瑞:為什麼?
    貝絲:他們回來能看見.....如果他們會回來的話......就算他們不回來,我還是想說謝謝!
    戴瑞:也許妳不用留那個....(貝絲深情的望著戴瑞)也許我們可以在這裡待一陣子.....如果他們回來了,我們可以想辦法共處...也許他們有些神經...但也許一切都會安好!
    貝絲:所以你覺得還是有好人的....是什麼改變了你的想法!
    戴瑞:(轉頭對貝絲放電)妳懂的!
    貝絲:什麼?
    戴瑞:(戴瑞痴痴望著貝絲)我不知道
    貝絲:別碎碎念了(深情望著戴瑞),是什麼改變了你的想法?

    兩人深情對望,快天雷勾動地火了......此時屋外殭屍預警系統有聲響,也有狗叫聲!(戴瑞跟貝絲的浪漫溫馨時光到此為止!)

    戴瑞決定給那條狗機會!走到門邊連看都沒看就開門......一開門,門外卻是一堆殭屍-.-(連我用手機那麼小的螢幕都看出來門的縫隙後有人或殭屍了,戴瑞你也太大意了,假如能先從門縫觀察,起碼還有機會慢慢的收拾個人物品然後從窗戶偷偷溜走! 而那條狗不是跑了,就是被殭屍吃了!)

    戴瑞看到門外的殭屍,雖然馬上將門關起來,但無法完全關住,只好用身體暫時頂著,戴瑞同時緊急呼喊了貝絲,貝絲也趕緊把十字弓丟給戴瑞,戴瑞也叫貝絲趕快跑!
    戴瑞:貝絲,翹開窗戶'拿上妳的東西!(戴瑞邊往屋子裡面撤退,邊提醒貝絲!)
    貝絲:我不會離開你(表達同生死'共患難的心意!)
    戴瑞:出去'去路上,我去那裡找妳(戴瑞繼續撤退,殭屍窮追不捨!),快走!(貝絲很擔心著望著戴瑞的方向,最後仍然聽戴瑞的話離開了!)

    戴瑞往邊往地下室走,邊回頭殺殭屍,戴瑞用移動擔架車與殭屍做阻隔,並如同打地鼠般的一個一個用刀捅殭屍的頭,然後從縫隙鑽出去,再用另一台移動擔架車做阻隔,離開地下室,也將擋在樓梯的殭屍給解決掉,戴瑞逃到屋子外了,屋子仍有少數的殭屍擋路,戴瑞也解決擋路的殭屍,戴瑞看到馬路上掉了一個包包,往那個包包一看,聽到有車子疾駛離開,戴瑞企圖追那台車子,並一直呼喊貝絲的名字!(個人研判,車子不是貝絲開走了,而是貝絲可能被存活者押走或帶走了,而帶走或押走貝絲的存活者以在貝絲跟戴瑞躲藏的屋子內放置食物跟飲料的人的可能性較高)

    包伯與莎莎持續著鐵道之旅,兩人又看到瑪姬在路邊的木造建築物的留言!
    包伯:她是沿著軌道走的,如果我們加快速度,就能追上她!(話說完,包伯與莎莎繼續鐵道之旅)

    戴瑞在馬路邊跑邊停,後來用走的,看來他已經追押走或帶走貝絲的車子已經一整晚,走到十字路口,又到了鐵軌,鐵道之旅會是瑞奇團隊的宿命嗎? 戴瑞看來累了'失望了,把十字弓放在地上,便坐在地上休息深思懊悔!

    包伯與莎莎的鐵道之旅仍持續中......鐵道旁出現了一些房子!
    莎莎:(指著房子的方向)包伯'那邊,高且安全,我們看看能不能搭個東西接雨水,看看能不能在屋頂上走動,去尋找食物....或許可以在上面種點什麼ㄋ!
    包伯:莎莎,我不會停下來的!
    莎莎:我們就留在這裡!
    包伯:我不會的....她自己孤身在外(兩人停下腳步)
    莎莎:(兩人繼續走)她不想讓我們去,她做出了自己的決定!
    包伯:我不在乎.....她是一個人!.....我到監獄的時候,自己想的是....還要多久,時間在不停流逝,多久以後......其他人會死....又只剩下我自己.....因為我害怕,才發生了不好的事情...有些事未必會發生,我不用害怕....如果我們到了終點站...泰爾西不再那裡,並不意味著他死了,妳不用害怕!(包伯持續給莎莎信心,並企圖讓莎莎心甘情願的進行鐵道之旅)
    莎莎:我沒有害怕

    包伯跟莎莎兩人停下了腳步,包伯思考幾秒後,跟莎莎道別!
    包伯:那我們就此分別了
    莎莎:不一定非要分開
    包伯:是的.....(兩人對看了幾秒)我要試一試!
    包伯與莎莎兩人深情對看了幾秒,便嘴對嘴吻別了起來!
    包伯:好吧!
    莎莎:你不用這樣做,你不用再次孤單一人(莎莎的心看來已經被包伯給勾走了,莎莎想把包伯留在身邊!)
    包伯:我不會的(包伯轉身繼續鐵道之旅,莎莎依依不捨的望著包伯!)

    莎莎往鐵道旁的房屋走過去,選定一個紅色的磚造房屋走進去,並到了屋子的樓上,樓上空蕩蕩的,莎莎放下隨身的武器和背包,莎莎看來情緒不佳,小小的掩面哭泣了一下下,但馬上收拾起情緒,走到窗戶邊,看到了躺在地上休息的瑪姬,莎莎想打開窗戶看個清楚,卻不慎讓窗戶掉在地上,驚醒了瑪姬,也驚動了隱藏的殭屍,莎莎見狀,馬上拿著武器衝下樓幫忙,群屍蜂湧而至,莎莎站在車子的引擎蓋上打殭屍,瑪姬則拿了一把告示牌打殭屍,莎莎下車跟瑪姬一起背靠背'肩並肩打殭屍!
    (經此一役,更能確定一句話:惹龍惹虎,不要去惹到恰查某! 對殭屍來說也這樣的!)

    兩個恰查某大戰殭屍之役結束後,兩位凶猛女將(瑪姬'莎莎)仍背靠背警戒著!
    瑪姬:包伯ㄋ?
    莎莎:去找妳了,妳怎麼在這?
    瑪姬:我只想找隻殭屍,結果碰到了好多.....我躺在那的時候....我想起來..我聽見了妳在營地說的話...我聽見妳說...妳認為我們應該...留在鎮上!(莎莎與包伯的對話,瑪姬真的聽見了!)
    莎莎:妳還聽見我說什麼了?(莎莎開始心虛了)
    瑪姬:葛倫可能已經死了(這是瑪姬最不想聽到的話之一),我們應該停下來....但是妳錯了!
    莎莎:(轉身問瑪姬)那妳為什麼還在這?
    瑪擊:(轉身面對莎莎回答)因為我在等妳,我不會放棄的,但我需要妳的幫助(瑪姬面帶笑容),我一個人沒法做到(莎莎看來開始後悔在瑪姬背後說的話),就算我趕上包伯,光靠我跟他也做不到(期望的眼神看著莎莎),我本以為我不能讓妳以身犯險(莎莎的表情就像做錯事被抓包的小孩),但我可以...因為我知道妳冒險為的是什麼...不只是為了葛倫(瑪姬企圖合理化並淡化自己私人的目的),我知道妳害怕(加強莎莎的信心)!
    莎莎:的確(莎莎自己承認了)....我害怕
    瑪姬:我們可以到達的
    莎莎:我知道.....(考慮了一下),我們去找包伯,然後去避難所吧!(瑪姬成功的讓莎莎心甘情願的進行鐵道之旅)
    瑪姬露出笑容心理想......(刮號內是我想的,不代表瑪姬的想法:妳終於上勾了,是妳說的,我可沒逼妳歐! 葛倫....親愛的葛倫,你要等我歐!)

    戴瑞能坐在地上懊悔沉思中.....旁邊來了一個人,那個人說:看看這是誰(你是認識戴瑞歐?),然後戴瑞被六個人包圍了!說話的人伸手表達善意,戴瑞卻一拳打了過去,並拿十字弓指著那個說話的人!其他圍著戴瑞的人見狀都拿著武器指著戴瑞,被打的人出聲阻止其他的人有進一步的動作!(看來被戴瑞打的人是這一群人裡面帶頭的!),其中一個拿弓箭的人表示要戴瑞的背心!

    被戴瑞打的大叔:別輕舉妄動(這位戴瑞被打的大叔就是第四季第十一集闖進瑞奇躲藏的那群人其中一個嘛,後來還在屋子外的樓梯口的欄杆那邊吃東西,瑞奇在被戴瑞打的大叔的旁邊,被戴瑞打的大叔卻不知道瑞奇的存在,後來屋子內疑似有殭屍的動靜,被戴瑞打的大叔就衝進屋子內支援,瑞奇就趁空檔跟米瓊恩還有卡爾繞跑了!)

    被戴瑞打的大叔發現被戴瑞打到流鼻血,卻大笑了一番,然後起身對戴瑞說話,戴瑞仍將十字弓指著被他打的大叔,而其他則拿著武器指著戴瑞!

    被戴瑞打的大叔:弩手....我很敬佩..拿著來福槍的人,以前可能是攝影師...或者是足球教練...但弩箭手自始至終不會變...你手上拿的多少?150磅張弓力嗎? 那東西的速度...絕對能有一秒三百英呎.....我一直在找這樣的武器....當然了....最好能多幾支箭...少點弩機上的污漬......

    戴瑞背後拿弓箭指著戴瑞的人:你遇到麻煩了嗎?老兄

    被戴瑞打的大叔:你扣下扳機....這些人會把你射穿...你想這樣嗎? 別這樣...伙計....自殺多蠢ㄚ,可以傷害別人的話又何必傷害自己ㄋ? 我叫喬(被戴瑞打的大叔自我介紹,之後我可能會稱呼被戴瑞打的大叔為喬大叔)

    戴瑞:(放下十字弓並自我介紹)戴瑞

    圍著戴瑞的其他人紛紛放下了武器,戴瑞一臉酷樣的看著喬大叔,喬大叔也略帶奸笑看著戴瑞,看來戴瑞會跟著喬大叔的團隊一陣子了,戴瑞應該能適應吧,喬大叔的人馬看起來就跟莫爾生前帶著戴瑞到處鬼混而認識的豬朋狗友是同一種人吧!

    包伯獨自一人進行著鐵道之旅(包伯此時的背影讓我想到第三季第十二集瑞奇跟卡爾還有米瓊恩出外尋找補給的時候,路上遇到卻置之不理的路人!),突然有人叫了包伯的名字,包伯臉上露出笑容,轉身一看,原來是瑪姬跟莎莎兩個人趕上了包伯,瑪姬跟莎莎都給了包伯一個擁抱,看來三人終於同心協力一起進行鐵道之旅!

    片尾葛倫也看到生存者設置在鐵道讓其他生存者知道避難所的所在跟路線的告示牌,葛倫能經鐵道之旅,順利跟瑪姬重逢嗎?

    ========

    戴瑞因為自己的大意,而與貝絲分開了,而押走或帶走貝絲的人,可能是把食物跟飲料放在戴瑞跟貝絲躲藏的屋子的人,應該不會是喬大叔那夥人,喬大叔那夥人怎麼看都是大老粗N個,喬大叔或許是粗中帶細的大老粗,喬大叔的人應該不會把屋子裡的東西擺的整整齊齊的,不要把屋子內弄的亂七八糟像個狗窩就很不錯了!希望把貝絲帶走或押走的人會是好人!

    而瑪姬'包伯'莎莎這組人的領導者,看來會是瑪姬!

    =======

    預告中出現了褓姆'屁孩'女娃這組人(泰爾西'卡蘿'麗茲'米卡'卡爾妹) 應該仍持續上演你(殭屍)追我跑的戲碼,疑似是泰爾西認為現在世道艱險,我們無法改變自己,有些事情不得不做,無法逃避,到死為止!

    而米卡看起來要領便當了,而卡蘿似乎救不了她? 但我認為預告會騙人,米卡逢凶化吉的機會很高!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