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

[Bob,熱騰騰的便當已經在等你了,雞腿請自備.....]

 

這一集尼爾張認為,還是圍繞在千金難買早知道的迴圈裡.

就像酒鬼醫生巴柏Bob,

若他早知道,當為了自己可能活不久(在水中可能還是被陰屍咬了吧,尚未具體交代...)默默在外頭哭泣時,居然被終點站那些餘孽偷襲~

2

還得活生生地看著這群人烤著他的左腿大快朵頤,變成一個廢人(很有可能會變成一個死人)

 

是否他還會很率性地告訴瑞克:

去把終點站那些餘孽趕盡殺絕,這是錯誤的呢?

1

 

還是老話: 選擇之後,無法重來,不管怎樣,只能接受,並且承擔.

 

另外那個加百列神父,個人猜測,要馬應該就是危險時刻總是把人鎖在教堂外,讓人自生自滅.(由牆上捉痕跟刀刻咒語判斷)

要不然就是跟終點站策略聯盟,專門媒介遊說旅人自動去那邊送死,

或是用聖酒灌醉後送去終點站後換取生存物資..... 

看來這場人吃人的戲碼還沒結束,就看摩根是否會以援軍之姿降臨了.

 

另外,瑞克跟光頭媽卡蘿的大和解對話是這集很有意思的部分:

瑞克說:是我讓妳孤苦無依,現在我們加入了妳,妳願意接納我們嗎?

可見瑞克真的是天生領導人才呀~

 

還有,看來下一集貝絲就會上場囉~

 

 

[以上照片來源均來自於陰屍路官網以及影片擷取,感謝提供~]

 

延伸閱讀:

尼爾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雷泥鰍
  • 就像進擊的巨人...
    為什麼"吃人"情節總是那麼受到歡迎呢...
    無法接受...~~!!
  • 進擊巨人會吃人,是因為巨人純粹嘴巴癢(因為巨人沒消化器官,不是靠吃人補充養分),
    這邊的人吃人,純粹是吃上癮(懶得去找別的東西來吃或是花時間耕作農作物養畜牧),已經把人性去除了,是不太一樣的~
    這部片在剖析的,是在亂世中,到底人性要捨棄些什麼,要留下些什麼,要做到怎麼樣的程度....是值得我們去思考的.

    就像光頭媽,為了大家,她殺了兩個患病者,卻被領導瑞克放逐;為了槌神跟朱蒂絲,她不得不選擇殺了莉絲(莉絲爸臨終前託她要視如己出的),因為莉絲已經病到連妹妹都殺了...

    但是她並不想去追憶這些,縱然她很後悔,她也不想,可是她必須也只能這樣做.....
    一個被家暴的婦孺,失去獨生女後,一個人能這樣活到現在,至少就目前為止還沒失去自我,這真的是件不容易的事,不是嗎?

    這是相較那些噴血,噁心,砍殺之外,我在其中看到比較不同,也是我比較有興趣的地方~^^

    尼爾張 於 2014/10/21 15:34 回覆

  • 飛行鳥
  • 神父或牧師的名字是加百列

    這就是很弔詭的名字
    不知道會帶什麼形式的死亡
    投下了未知震撼

    @@...終點站的人
    不知是進化
    還是退化
    總之以人為食物回歸到自然法則
    劇中
    一直強烈
    人比死屍還恐怖

    目標似乎已經確定了
    要去華盛頓特區~~~
    接下來就看怎麼去了???
  • 預告提到有三個人不見了,看來便當發的比想像中來的快呀~(遠目)

    尼爾張 於 2014/10/22 19:00 回覆

  • Carol Lin
  • 三個人應該包括架車去找貝絲的弩男和光頭媽吧!所以應該只有bob有可能會被發便當,除非那群食人族剛好把他被咬的地方吃掉了@@!
  • 對吼~!(拍手!)
    謝謝提醒,不然我已經在思索領便當的...該不會是傷心欲絕的槌神妹跟電燈泡女女戀吧~(因為畢竟女生應該更好吃呀...@@||)

    尼爾張 於 2014/10/23 10:57 回覆

  • 陰屍路粉絲
  • 陰屍路 第五季 第二集 觀後心得

    https://fbcdn-photos-h-a.akamaihd.net/hphotos-ak-xap1/v/t1.0-0/s480x480/10006525_757412274294212_4948349754439945996_n.jpg?oh=55fed9ed97292ffcce20aff43330788f&oe=54E75399&__gda__=1421628103_9e588f66aaec093fa0391ad0d519e8a4

    終點站仍在冒煙中......瑞奇帶頭走在未知的道路上! 瑞奇的隊伍在樹林稍做歇息,葛倫與瑪姬互相擁抱放閃打氣'瑞奇與塔拉談話....表示能理解塔拉並不願意跟總督去攻打監獄,所以才會與她談話,並交待接下來的動作!

    [瑞奇管理團隊帶人也帶心,此舉可讓塔拉稍稍放下對誤信賊人而攻打監獄的罪惡感,況且塔拉在攻打監獄的過程中並未對監獄開任何一槍或其他的攻擊動作!]

    瑞奇團隊等人繼續走在未知的道路上.....泰爾西與卡蘿在溪邊取水,泰爾西跟瑞奇談過,表示部份的人知道卡蘿在監獄做過的事(雙屍命案),也能諒解,泰爾西有意讓其他人也知道也能諒解卡蘿! 卡蘿認為沒必要,而泰爾西本身並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放老鼠女孩的事(麗茲,死於卡蘿的帶妳去看花之暗殺絕招),瑞奇團隊等人走在未知的道路上.....

    [卡蘿的做為,出發點都是為了團隊,是善意,應該採為善不欲人知的做法,知道的人就算了,其他不知道的人,不應主動告知吧! 而放老鼠女孩麗茲為害團隊的做為,應該讓其他人知道吧!]

    樹林裡來了一隻殭屍,米瓊恩表示她要自己幹掉那隻殭屍,而大牛大叔似乎仍懷抱著來去華盛頓的理想前進,夜晚,眾人在樹林某處紮營歇息,瑞奇與卡蘿談話,稍稍說了監獄淪陷後與重逢之間的事,也正式邀請卡蘿回鍋團隊!

    [瑞奇帶人也帶心,讓卡蘿被逐出團隊的不歸屬感,立刻變成身心和團隊緊緊連繫再一起]

    戴瑞和卡蘿在樹下,卡蘿不想談論這件事,也要忘記這件事!(大概是雙屍命案後,被瑞奇逐出團隊到與團隊重逢之間的事吧!),戴瑞也不在追問下去,戴瑞發現有動靜,起身查看要沒發現什麼,但離兩人不遠處,有一黑影晃過!(是人?是阿飄?還是?)

    ===

    片頭曲結束後,瑞奇率隊在樹林裡走著,眾人突然舉槍朝向某方向警戒著....原來是戴瑞獵補到一串松鼠(好幾隻松鼠串在一起),戴瑞表示沒發現什麼蹤跡,但瑞奇有種不詳的預感,戴瑞也說到如果有人在監視他們,應該會發生一些事情才對!

    瑞奇示意隊伍跟緊點,眾人繼續在樹林裡面走著,鮑伯和莎莎邊走邊談情,放閃的程度讓後面的泰爾西也會心一笑......突然有人喊救命,卡爾想去救人,瑞奇以手勢示隊伍停下腳步,卡爾催促下,瑞奇也就帶隊前往救援,有一名穿著疑似神父的男子在一顆大石頭上被大石頭下的殭屍糾纏著,瑞奇等人一一解決了大石頭周遭的殭屍,最後一隻留著鬍鬚被戴瑞解解決的殭屍,看起來蠻像熬拜的!

    http://static.apple.nextmedia.com/images/apple-photos/apple/20120526/large/26ed8p4n.jpg

    瑞奇令眾人注意周遭安全,並請受困於大石頭上的神父男下來,眾人開始注意力集中到該神父男,瑞奇詢問該神父男狀況,神父男吐了一地,然後向瑞奇道謝,並自我介紹,神父男名字叫加百利(電視版叫ㄐㄧㄚXX什麼的,還是叫他神父男或神父吧!),瑞奇開始詢問神父身上有武器嗎?神父的回答還有眾人的回應,都顯示瑞奇團隊的人對神父疑心越來越大了,神父問瑞奇團隊有食物嗎?卡爾給了神父一顆核桃止飢,神父看到了卡爾妹,讚美卡爾妹表達善意,卻讓眾人態度警戒了起來,神父詢問瑞奇是否有營地,瑞奇表示沒有,也問神父有營地嗎?神父表示有一間教堂,瑞奇命令神父手舉高,開始對神父搜身並基本身家調查,當神父回答沒殺過殭屍也沒殺過人的時候,瑞奇充滿了疑問,質疑神父,神父就簡短的告解兼傳教.....神父帶瑞奇等人前往教堂.....邊走邊閒聊溝通,瑞奇詢問是神父在監視他們嗎?神父表示只管自己的事,但認為活人和死人一樣危險,瑞奇則是認為人最危險,神父表示美監視瑞奇他們,並大約交待了災變後自己的行蹤,神父以開玩笑的方式來傳教授業緩和氣氛,但瑞奇等人笑不出來,眾人表情稍微嚴肅圍繞著神父,神父略微顯露出害怕的表情,並繼續開玩笑授業傳教後便自討沒趣,繼續帶瑞奇團隊的人前往教堂......當神父要打開教堂的門時,瑞奇表示要自己的團隊先檢查一下,便拿走鑰匙開門搜索教堂,眾人並未在教堂發現什麼可疑的人事物,戴瑞注視著掛在牆壁上的木雕刻,卡蘿只翻了一些書和筆記'日記之類的東西,瑞奇則是看到神父災變前執業的台子上放了一堆用過跟沒用過的罐頭,葛倫注意著筐起來到標語,米瓊恩看著一張張貼起來的圖畫.....

    瑞奇吹口哨吆呼眾人集合,瑞奇團隊就搜索到可利用的事物及及接下來的動作開了小小的會議討論起來,大牛大叔仍心向華盛頓,其他人則是比較配合瑞奇的腳步,大牛大叔頓時充滿失落感....

    瑞奇在教堂內問神父靠什麼活了這麼久,補給哪來的? 神父表示靠運氣,剛好年度捐獻罐頭食物活動結束後,就出事了!

    (我看是平常教堂裡就有不少教友們的貢獻及心意吧! 只是剛好遇到貢獻暴增的尖峰期,剛好就災變了!)

    神父靠那些食物撐了很久,但後來在附近的屋子到處尋找補給,除了一個地方以外,因為那邊都是殭屍,瑞奇詢問神父大概有多少殭屍,認為殭屍的數量能夠應付,便計劃起身前去殺殭屍找補給,也要求神父一起去,瑞奇出發前仔細對卡爾叮嚀著一些要注意的事項,並強調著在任何情況下,其實並不安全,要時時刻刻警惕著!

    卡爾說出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並保證會保護好自己,瑞奇轉身離開教堂找補給去.....在路上鮑伯跟瑞奇聊到瑞奇曾說過終點站的人員沒資格活下去,也認為瑞奇沒說錯,也說了一些自己的想法,然後試圖說服瑞奇去華盛頓,瑞奇表示還沒決定要不要去......

    戴瑞跟卡蘿去提水,邊走邊閒聊....發現路旁一台廢棄車輛(怎麼感覺好像第四季第三集戴瑞'米瓊恩'鮑伯'泰爾西出外尋找補給的時候,遇到那一大殭屍包圍而被迫放棄的那台車子ㄋ?),卡蘿嘗試發動車子並檢查車子的車況,戴瑞向並卡蘿提議重新開始(跟卡蘿被逐出團隊的關係還是貝絲的關係才這樣說?),卡蘿還是決定把車子留在原地,以防教堂出狀況的時候有個退路!

    而第四季第二集一開始,葛倫'瑪姬'塔拉三人幾乎是走在一塊的,像極了葛倫帶著大小老婆一起逃難,而瑪姬跟塔拉也越來越有姐妹臉了!

    瑪姬跟塔拉在一棟屋子外閒聊著,葛倫ㄋ? 屋子內有動靜,兩人持槍朝屋內警戒著!葛倫從屋子內走出來,塔拉詢問是殭屍嗎?葛倫先回答是殭屍,但瑪姬有點懷疑,葛倫承認其實事是被一堆箱子和拖把絆倒了,並把找到的滅音器拿給了塔拉,葛倫隨後邊走邊發表想法,瑪姬跟上葛倫的腳步,而塔拉則是若有所思!

    (這一段畫面,真像老公進去搜刮物資,大小老婆在外把風兼閒聊打屁!)

    神父把瑞奇'米瓊恩'莎莎'鮑伯帶到了那個有殭屍的屋子外,神父說明這間屋子曾經是慈善食品銀行及曾經提供服務的範圍,教堂裡面的罐頭最後都會來到這間屋子,瑞奇等四人進屋搜索,瑞奇聽到殭屍的聲音,揮手示意其他人放慢動作....地下室淹水約到腰部,而裡面有數隻殭屍在活動,瑞奇等四人看看現場的狀況,討論下去地下室找補給的行動方式,瑞奇決定最後要採取的方法,也要求神父要跟著下去!

    [個人看到這畫面,覺著最危險不是那些水淹及腰的殭屍,而是可能趴在水面下活動的殭屍]

    瑞奇等人下去地下室後,先以架子圍住自己,然後再從架子的縫隙朝湧過來的殭屍戳頭,神父看到一隻戴著眼鏡的殭屍後,開溜了,而那殭屍逐步靠近神父,隔著架子的殭屍還沒戳完,瑞奇看到此狀況,吩咐米瓊恩'莎莎'鮑伯將架子推倒,砸向殭屍,然後去搶救神父,但在積水的地下室跟殭屍打肉搏戰並不容易,瑞奇等人為了救神父,在現場的環境打殭屍比平常還吃力,而神父在眼鏡殭屍逼近的時候,一付像是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的姿勢準備受死,幸好瑞奇快一步把眼鏡殭屍的頭抓去撞牆,替神父解危,而地下室現場看似危機暫息,鮑伯正要拿補給的時候,水面下伸出一隻手把鮑伯抓進水裡,莎莎趕緊救援,鮑伯也立刻起身與那隻殭屍糾纏,莎莎拿起了一只箱子砸爆那隻殭屍的頭,救了鮑伯!

    瑞奇等人用推車載運著從地下室找來的補給,神父為剛剛的繞跑行為向瑞奇道歉,瑞奇懷疑那隻戴眼鏡的殭屍生前是神父的熟人,神父沒回應,但瑞奇似乎心理有答案了!

    在把補給推回教堂的路上,瑞奇與米瓊恩閒聊著,武士刀及米瓊恩的身手都是災變後才有的,但不像今天在骯髒的積水中舉步維艱找食物,這才叫生活,米瓊恩也開始想起了死去的同伴'安卓'赫索!

    瑞奇回教堂後去找卡爾,而大牛大叔正躺在車子下修車,卡爾注視著教堂外的某處,而瑞奇也注意到了,窗框旁有些劃跡,研判是用刀子割的,此人可能是想進去教堂,卡爾也找到了一些東西,一旁還有刻著你會因此下地獄的字,卡爾認為雖然這不代表神父一定是壞了,但也意味著什麼!

    (我個人認為是災變後,有生存者向神父求援,卻被神父拒於門外,所以才會有那些劃跡跟刻字!)

    教堂內眾人正在用拿回來的食物開轟趴,一片歡樂聲中卻有一絲絲的不安,大牛大叔說話了,最終還是不離說服眾人前往華盛頓這個目的地,並與尤金一搭一唱配合著,這是大牛大叔出現以來難得說話那麼有說服力,而瑞奇也同意來趟華盛頓之旅,而立場動搖的其他人,也因瑞奇的同意前去華盛頓,而紛紛應聲同意也來趟華盛頓之旅了!

    [瑞奇會同意華盛頓之旅的原因,就算不去華盛頓,未來的日子還是會不斷重複尋找飲水'食物'武器彈藥'各項需要用到補給'及應付各種不懷好意的生存者,週而復始的循環,直到生命終止為止,雖然不確定華盛頓之旅最終能不能解決災變的問題,但總是一個希望!]

    鮑伯看起來越來越憂鬱,在莎莎去抱卡爾妹玩樂時,更顯露了出來......塔拉坐在瑪姬旁,似乎有心事要跟瑪姬說,塔拉終究還是鼓起勇氣跟瑪姬說她曾經跟總督一起去監獄的事實,瑪姬雖然感到訝異,但仍聽塔拉把話說完,瑪姬選擇諒解塔拉,並給塔拉一個擁抱!

    瑞奇靠近神父,感謝神父招待,神父也拿著一瓶酒就直接灌下去,瑞奇也醜話說在前頭,認為神父一定隱瞞了某些事,顯然是神父無法逃避的事,但那是神父自己的事,但神父隱瞞的事若會傷害到瑞奇團隊的任何人,他會殺了神父!

    卡蘿正在整理做為備用方案的車子,一隻殭屍走過來,卡蘿毫不遲疑的一刀戳爆殭屍的頭,戴瑞從後走了出來,問卡蘿在做什麼?卡蘿表示不知道,突然有其他車子的聲音靠近,兩人躲在備用方案的車子後面,戴瑞看到疾駛而過的車子正是帶走貝絲的那台車,立刻敲壞備用方案車的後煞車燈與方向燈,卡蘿並不明白戴瑞為什麼要這樣做,戴瑞說明貝絲在那些傢伙手上,也跟著戴瑞上車去追那台車子了!

    [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一定幾乎是馬上上車去追那台車子,戴瑞還能想到破壞車子的剎車燈跟方向燈,一來是這個已經災變的世界,剎車燈跟方向燈其實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二來是煞車燈跟方向燈亮著,會很容易被對方發現,希望下幾集中,戴瑞跟卡蘿能追上這台車子,循線找到貝絲!]

    鮑伯獨自一人在教堂外,看著裡面教堂歡樂的氣氛,卻走向離教堂更遠的樹木旁哭泣起來,齙伯被不明人士敲昏,被被帶走.....齙伯醒來的時候,看到了一些人,而油條放砲男沒死,葛瑞出現在鮑伯的眼前跟他談話,但口氣聽起來就是想報復瑞奇團隊的人,畫面轉到在教堂內樂到醉生夢死的瑞奇團隊等人,神父看著一張相片,與他合照的眼鏡女似乎就是在尋找補給的地下室遇到的那個眼鏡殭屍! 畫面轉來葛瑞這邊,他仍繼續對鮑伯談話,但鮑伯一個字也沒回應,葛瑞對齙伯使了個眼色,讓齙伯意識到他的左腿被切掉到膝蓋以上,左大腿只剩一部分,葛瑞和終點站存活的人正在吃著從鮑伯左腿切下來的肉,葛瑞不管鮑伯正在崩潰哭泣,還在跟鮑伯說風涼話,畫面來到疑似鮑伯正在被燒烤的左腳掌上.....

    =========

    [瑞奇團隊裡,我覺得鮑伯警覺性比其他人還低,可能連卡爾妹都不如,雖然卡爾妹現階段只能以哭來回應,而鮑伯作事的時候也似乎比較心不在焉,要難過哭泣,到教堂的角落裡難過哭泣就好,幹麼跑道教堂外,讓自己處於危險的狀態,況且他不像戴瑞跟卡蘿警覺性那麼好,終點站的存活者要對戴瑞和卡蘿下手很難,當然對落單警覺性差的鮑伯下手,看來鮑伯的死期不遠了,縱使鮑伯被瑞奇團隊的人救回來,也裝上義肢,但註定要變跛腳,不像赫索只是膝蓋以下被截肢,裝上義肢後練習走路比較熟練的話,可能還看不太出來是裝義肢ㄋ!

    =========

    [終點站的人從有根據地的食人變成到處流浪的遊牧食人族,從OZC(厚俐係'讓你死)認證的標準化作業的人肉屠宰場到野外的行動人肉屠宰場,其規模劇減,但魔性本質不變,而終點站目前的存活人員連葛瑞大約有五人,接下來大概會長期對瑞奇團隊展開報復,但葛瑞應該不會採取像總督那樣類似閃擊戰的方式報復瑞奇!

    閃電戰(德語: Blitzkrieg,又稱閃擊戰)是一種軍事學說,採用移動力量迅速地出其不意地進攻,以避免敵人組織起防禦線。

    閃電戰的最大弱點有二:

    留在後方的敵軍部隊只要沒有被完全消滅,容易向後方發動反攻。
    由於閃電戰的快速進軍,補給線一夕之間被迅速拉長,一旦補給跟不上,前方部隊容易成為強弩之末,攻勢停滯,就可能受到反攻。同時,補給部隊也容易受到反攻力量攻擊。

    http://zh.m.wikipedia.org/wiki/%E9%97%AA%E5%87%BB%E6%88%98

    總督於第二次(第三季第十六集)跟第三次(第四季第八集)攻打監獄的時候,幾乎造成後防空虛(伍德貝瑞只剩下自願留守的泰爾西和莎莎還有其他老弱婦孺,總督接收馬丁尼斯的營地只剩麗麗及梅根還有其他出發前才看到路人甲之類的角色!),足以讓有心人士及團體在總督將大隊人馬帶走攻打監獄時,將其洗劫滅門!

    (目前終點站存活的人數跟可動用的資源也不足以採取總督模式-第三季第十六集'第四季第八集攻打監獄的方式來對付瑞奇團隊!),葛瑞採取的方式可能是摸哨或游擊戰,一點一滴消耗瑞奇團隊的戰力,瑞奇團隊逃出終點站後,在小木屋外集合,然後遠離終點站因,而小木屋內的油條放砲男而讓終點站的存活人員知道瑞奇團隊行走的方向,因而跟蹤瑞奇等人,而泰爾西沒把油條放砲男殺死,或者是油條放砲男裝死功夫一流,這也讓瑞奇團隊後患無窮,假使瑞奇離開終點站後堅持帶隊把終點站的人殺光ㄋ?我是認為可能徒勞無功甚至造成瑞奇團隊本身的傷亡,一來是團隊其它人不願回去的原因之一,那裡殭屍太多啦! 二來是終點站的存活人員對終點站內外的環境跟地形絕對比瑞奇團隊的人還清楚,瑞奇殺回去的話可能終點站的人員早一步溜走而撲空,甚至有可能被終點站的人逮到機會裱回去!

    而終點站目前存活的人很有可能是其各個外據點的放砲男或放砲女,在終點站湧進殭屍淪陷後,葛瑞逃出終點站,前往其外據點集合存活的放砲男女,在到達油條放砲男所在的小木屋時,得知瑞奇團隊前進的方向,進而開始一步一步的報復計劃! 而我認為葛瑞是一個會把同伴推去當砲灰,讓自己存活的人,終點站淪陷時的狀況剛好有給他操作的空間,而其他外據點的放砲男女不管知情(大概知道葛瑞推同伴讓殭屍咬好讓自己存活)或不知情,也因已是命運共同體而繼續跟著葛瑞!]

    =========

    神父看來大概隱藏了不少秘密,而瑞奇團隊三人失蹤(鮑伯被終點站的存活人員押走,戴瑞和卡蘿去看到那台把貝絲帶走有十字記號的車子,而去追尋貝絲的下落而來不及向瑞奇報備),下一集瑞奇看來對神父會有所誤會,雖然神父應該不是跟終點站是同一掛的,但那台有十字記號的車子難道是神父幫的嗎?神父跟他們的關係是? 而帶走貝絲的那個團體會不會又是一個邪惡團體?只是沒吃人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