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這集一整個就是貝絲SOLO呀呀呀~~~(只有最後光頭媽躺在病床上被端進來,露臉那短暫三秒鐘....)

可能是要彌補她好幾集都沒露臉的關係吧~

 

繼第二季郝謝爾莊園,第三季監獄開心農場外加總督伍德貝瑞城堡,第四季終點站吃人窟,

第五季第四集開啟了一項嶄新的生存莊園模式:警醫聯盟收容所~!

 

一群阿sir在異變發生時,退守以醫院為根據地,並收容需要幫助的人.

不過收容者的生殺大權,完全掌握在女警長的一念之間.

而除了唯一的醫生有特權外,其他民眾為了生存,必須遵守give and take的規則.



說穿了,就是在裡面當小弟小妹付出勞力,伺候眾阿sir開心滿意,以換取生存物資.

一有不如意就飽以老拳,甚至還需淪為慰安婦.......(可憐的獨臂瓊安!!@@)

相較起來,終點站傷害的,是人的生命,

這收容所傷害的,卻是人的尊嚴~!

 

而且,這一集也畫出了一大道重點;


最可怕的不是那些張牙舞爪的陰屍,

而是當你的生存將對他產生威脅,他將會用你料想不到的方式對付你的身旁活人~!

 

就像那貌似好好先生的醫生,為了怕被其他醫生取代獨特地位,

先是諸多理由不想救那位名醫,甚至最後還是借貝絲之手打錯藥送他上路.

那位黑人小弟用糖果慢慢收買貝絲的心,最後脫逃時,眼看貝絲被陰屍圍攻,

為了自己的自由也是拖著跛腳使出草上飛絕技~!

最後還不忘把鐵絲門帶上以免陰屍(跟貝絲)跑出來......

 

女警長一開始要求醫生救名醫時,還怕貝絲幫倒忙搶著拿急救器具,

後來明知道是貝絲被醫生裱一道,也是拖黑人小弟去扁,

想必是因為要維持貝絲的"賣相"吧.....

 

身處這樣環境,

難怪最後,貝絲手握凶器目露凶光地想先下手為強,秒掉那個陷害她的醫生!!

可惜她動作太慢!不然秒掉醫生後,推進來的光頭媽就沒醫生可以救她了說~

情敵順利剷除,貝絲就可以跟弩男雙宿雙飛了呀~

 

 

話說第五季第一集那個神勇的光頭媽,

怎麼跟弩男開趟車兜個風,

貝絲人沒救到,還放鳥弩男自己一人回教堂,就跑來掛急診了咧.....?

不過若順利救活的話,想必這兩位弩男的"紅粉知己",跟這群阿sir,

在這醫院裡又將是一場腥風血雨了吧....

請看下回分解....

 

[以上圖片來源:陰屍路官網] 

 

尼爾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飛行鳥
  • @@.......
    完全是握權者為大的世界
    不過將事情凍結在一個時間點
    而所有的只是一再重複
    最後小惡會變大惡~~~
    自然就會破壞生態的平衡
    完全是討論人性
    握權者不思長進
    只有故步自封
    當有一個刺激點
    整個制度就崩壞~~~~~~
  • 自古都是這樣,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其實也無關對錯,端看每個人所看的點是否有所交集.

    有交集,就會維持得久一點,
    沒交集,就只能比誰的手臂比較粗~(攤手)

    尼爾張 於 2014/11/05 12:22 回覆

  • Carol Lin
  • 個人大膽猜測⋯⋯若光頭媽被推回醫院,那我想弩男帶回教堂的應該是那個丟下貝絲逃跑的黑人!因為⋯⋯這樣瑞克他們才會往都市移動
  • 原本我也是這麼想,可是時間好像兜不太起來,
    且看光頭媽是負傷,若是為了救人與警察起衝突,救她是想把她當成人質嗎?
    真這樣那瑞克團隊一定會為了雙姝前來亞特蘭大,不過看預告都是再提格倫跟阿力古大兵那一線,所以醫院這邊也許會再順延一集也說不一定.
    第五季目前的節奏很明快,看得好過癮,哈哈~

    尼爾張 於 2014/11/08 02:11 回覆

  • 陰屍路粉絲
  • 陰屍路 第五季 第四集 觀後心得

    https://fbcdn-photos-c-a.akamaihd.net/hphotos-ak-xpa1/v/t1.0-0/s480x480/1911872_763438643691575_499988565638175532_n.jpg?oh=fd7260351740557950848158a19df279&oe=54F81F6A&__gda__=1420512901_90468123129d47e690ed8c6418900be4

    一開始就是久違的貝絲,貝絲醒來,睜開眼睛,看著時鐘,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房間,起身走向窗戶邊,窗外是市區,而貝絲穿著病人的服裝'吊著點滴,看來這裡是應該是醫院...貝絲敲門看有無回應....門外有動靜,是殭屍嗎? 貝絲拔下來插在左手腕的點滴針警戒,有兩人開門,一個是穿著醫師袍的男人,一個是穿著警察制服的女人!

    醫生先安撫貝絲,表示沒事了,女警以命令的口氣叫貝絲放下手上的針頭!

    貝絲放下針頭後,醫生先自我介紹,然後再介紹女警(醫生是史帝文.愛德華茲,女警是道恩.勒納),貝絲詢問這裡是哪裡? 醫生表示這裡是亞特蘭大的格拉迪紀念醫院!
    貝絲也問她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女警及醫生回答了貝絲的問題(女警的手下發現了貝絲,貝絲當時被殭屍包圍'手及頭部都受了傷),並詢問貝絲是否記得自己的名字! 貝絲說出了自己的名字並問跟她在一起的男人也在這裡嗎?(貝絲說的是戴瑞,網路版翻譯成男人,電視版翻譯成男友,照電視版的翻譯來說的話,貝絲已經將戴瑞當成情人了!)

    女警表示貝絲當時是一個人,如果他們沒救她的話,貝絲也會變殭屍,所以是貝絲欠他們的!

    (對道恩警官的回答,我表示存疑,當戴瑞跟貝絲在第四季第十三集從愛的葬儀社緊急撤離的時候,戴瑞沿路在屋子外沿路飛奔尋找貝絲,在發現貝絲掉落的物品時,才聽到有車子大力採油門疾駛離開的聲音,戴瑞還一路狂追狂喊貝絲的名字,但仍然追不到貝絲,我認為開著那台有十字記號的車子,並帶走貝絲的人應該是有看到戴瑞! 而從女警官道恩說話態度強硬的方式來看,總覺得這間醫院可能是個邪惡組織,而貝絲被帶入賊窟?先稱呼為醫院幫好了,後續發展.....)

    =========

    片頭曲後.....
    醫生將貝絲帶往某間病房,病房內躺著一個靠著維生設備存活的生存者,醫生關閉該名生存者的維生設備,並插頭處理,醫生跟貝絲解釋,如果病患沒好轉的跡象,道恩警官就會下命令......

    貝絲與醫生合力將往生的死者推出病房外,被道恩警官喊停,道恩警官與醫生討論事情,貝絲好奇的往走廊的另一邊走去,走廊盡頭正在拖地的人似乎看到貝絲在注意他,便停止動作,離開貝絲的視線,貝絲再往前走到一間並外,病房內的女子看到貝絲也將房門關上,道恩警官催促貝絲協助醫生處理屍體,道恩警官將一扇鎖住的門卡開,在將屍體推入門內的走廊時,貝絲好奇的問醫生這醫院有多少人,醫生簡單的說足夠讓他們運轉下去,並簡單的說明醫院裡面的人從哪來及每個在這邊的人都有事情做,然後醫生將屍體倒往電梯井的底下,並說明什麼要這麼做!

    貝絲走到醫院的餐廳準備拿食物來吃,一個眼神色眯眯的警官(以下稱呼為色警)前來搭訕貝絲並一直用那雙色眯眯的眼睛盯著貝絲,貝絲顯然不太想理會色警,色警自我介紹他叫戈爾曼(還是叫他色警比較簡單明瞭吧!),色警對於貝絲的態度似乎有點不悅,貝絲看了色警一眼,端著餐盤就轉身離開....道恩警官踩著飛輪(類似腳踏車的健身器材)健身,並對一黑人男子說教,貝絲端著餐盤到了醫生的辦公室,醫生聽著音樂並抱怨這無聊的環境與日子,貝絲認為醫生很幸運,如果都安逸到很無聊了,就證明你很幸運,醫生與貝絲從音樂這個話題閒聊起來了,並和貝絲一起享用餐盤上的食物.....有一個新來的傷患,道恩警官叫醫生前往處理,從傷患的皮夾得知傷患的名字叫-加文'崔維特,醫生似乎不太願意救治這名傷患,並表示為何不想救治這名傷患,但道恩警官強烈表示一定要救這名傷患,醫生請在場的人拿他所需要的器材協助他醫治這名傷患,道恩警官在一旁監視並協助醫師的醫療過程,也問醫生能救活這名傷患嗎?醫生說明傷患的傷勢,就算知道了傷患的傷勢程度,也沒能救他的工具,這是浪費資源,道恩警官對醫生的反應似乎很不滿,卻打站在一旁的貝絲出氣.....

    醫生在貝絲的病房內替貝絲處理被道恩警官打而裂開的傷口,貝絲問醫生-道恩警官都是這樣的嗎? 醫生表示只有心情不好的時候才這樣,但她心情永遠不好!(我要開始稱呼道恩警官為女暴君了!)

    醫生表示諾亞給貝絲留了件新衣服,貝絲有疑問了? 醫生表示女暴君喜歡乾淨,貝絲在翻新衣服的時候,發現裡面有一支棒棒糖!

    有兩位警官抓著一名女傷患到診療室,該名女傷患的右手缺了一大塊肉,女暴君給女傷患兩個選擇,一個是自己截肢,另一個是讓他們截肢,女傷患對女暴君及色警出言不遜,色警聽聞想教訓女傷患,女暴君將色警趕出診療室,貝絲看到醫生治療女傷患的血腥場面想轉身離開,女暴君斥責貝絲,醫生請貝絲過來幫忙壓制女傷患,從女傷患與女暴君的對話中,兩人似乎認識,女傷患是醫院幫的成員之一嗎? 醫生開始對女傷患截肢,女暴君押著女傷患的腳並把頭撇一邊去,貝絲壓女傷患的手及住肩膀露出驚恐的表情看著這截肢的畫面,後面就稱呼女傷患為截肢女好了!

    一黑人男子正在一房間內燙衣服,貝絲拿著沾血的衣服進來,黑人男子自我介紹他叫諾亞,與貝絲簡短的寒喧一下,並拿了件乾淨的衣服給貝絲,貝絲問諾亞有關於截肢女的事,也問諾亞待在醫院幫多久了,諾亞跟貝絲說明他來到了這裡的情形,醫院幫說發現他跟他爸爸的時候,兩個人都奄奄一息,而且只能救活一個,他一直被蒙在鼓裡,如今才知道,他老爸高大強壯,肯定會反抗,給醫院幫帶來威脅,貝絲說醫院幫是故意見死不救的嗎?諾亞表示女暴君對這件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看似她掌控一切,其實則不然,諾亞並透露他想離開醫院去找他叔叔然後接應老媽的念頭,貝絲在與諾亞的談話裡,眼睛發亮了,似乎.......貝絲正在醫院的某間房間工作,女暴君對值班監視貝絲工作的女警表示可以休息了,女暴君拿食物給貝絲,貝絲表示不會吃很多也不會讓女暴君逼迫留很久的,女暴君示意貝絲坐到她旁邊,要與貝絲談話,對貝絲曉以大義(洗腦),貝絲雖然漸漸不再回嘴辯駁,但應該還沒被洗腦成功!

    貝絲正在擦拭著病床旁的血,病床上的截肢女與貝絲談話,貝絲想去叫醫生過來,截肢女阻止貝絲,希望貝絲先別叫醫生過來,截肢女跟貝絲說了一些似乎是有關於醫院幫的人事物!

    貝絲正在自己的病房內清洗佔滿血漬的衣物時,突然想到什麼...轉身跑去翻床鋪下面,貝絲似乎找不到她想找的東西,突然色警如魔神ㄚ在背後出現,拿著貝絲想找的棒棒糖,八成是貝絲不慎掉落,被色警撿起來的吧! 色警居然吃起貝絲的棒棒糖,並強迫貝絲含著沾滿他口水的棒棒糖,隨後醫生阻止色警騷擾貝絲的不當行為,色警因此與醫生起了些爭執,路過的女暴君出聲喊色警的名字,色警轉身離開病房!

    只剩醫生和貝絲在病房的時候,貝絲問醫生他為什麼還留在這裡,醫生帶貝絲去醫院的一樓一個有百葉窗跟鐵窗的地方,拿起一旁的棍棒敲擊出聲音,殭屍很快的趴向鐵窗,然後醫生將貝絲到某個屋頂上,一旁更高的屋頂還有人持武器警戒著,醫生說剛災變的時候,女暴君聽命於一個叫漢森的人,他們被派來清空醫院,把大家移到公園去,當他們聽到看到飛機正在轟炸這座城市,女暴君跟漢森正在做最後的搜查.....這座城市淪陷了.....剛開始他們幾乎足不出戶,但食物吃完了,開始每次派一些人外出尋找補給......醫生就這樣繼續跟貝絲說著醫院幫與他的心路歷程和想待在醫院幫,必須要有付出,貝絲想安慰醫生,醫生仍依然在講心路歷程,看來醫生想引導貝絲到....正面還是負面ㄋ? 還是另有.....當貝絲表示想回去時,醫生交代貝絲順便去看一下崔維特(女暴君堅持要醫生救治的傷者),還交代貝絲要幫崔維特注射75毫克的氯氣平(藥品查詢/治療精神障礙藥物/氯氮平

    【中文名稱】:氯氮平

    【英文名稱】:Clozapine

    【類別】:治療精神障礙藥物

    【說明】:【適應症】 二氮氧苯平類抗精神病藥物, 對慢性症狀療效較好。控制精神病的幻覺、妄想和興奮躁動效果較好,故可用於興奮躁動病人,一般4~5日可見效。

         【用量用法】 開始每日25~75mg,逐漸增至每日150~300mg,個別人可達500~1000mg,維持量每日100mg。

         【注意事項】

         不良反應有流涎、便秘,偶有發熱、粒細胞減少症,並有長期用藥後成癮的報導。用量過大(每日>500mg)可引起癲癇發作,增量過快易致直立性低血壓。 每週監測一次白細胞及其分類。

    http://tw.m.18dao.net/%e8%97%a5%e5%93%81%e6%9f%a5%e8%a9%a2/%e6%b2%bb%e7%99%82%e7%b2%be%e7%a5%9e%e9%9a%9c%e7%a4%99%e8%97%a5%e7%89%a9/%e6%b0%af%e6%b0%ae%e5%b9%b3 ),醫生私下誘騙貝絲替崔維特注射精神病的藥物,動機不單純,用意是.....?

    貝絲真的照醫生所說,貝絲把要磨成粉,然後加水攪拌,再用針筒吸取藥物,看到這一幕,不知情的人還以為貝絲變毒蟲了! 貝絲將醫生交待的藥物注射進崔維特的體內不久,馬上出了狀況,崔維特身體不停發生癲癇症狀,然後就死了,女暴君質問貝絲做了什麼,貝絲啞口無言不知如何回應,一旁的諾亞立刻英雄救美替貝絲背黑鍋,醫生還假好心的說這一切只是意外,貝絲緊張的向醫生說明剛剛發生的狀況,醫生說貝絲給崔維特注射了氯硝安定,對吧!(醫生在頂樓的時候明明叫貝絲幫崔維特注射氯氮平)

    (【中文名稱】:氯硝基安定

    【英文名稱】:Clonazepam

    【類別】:神經系統疾病藥物

    【說明】:【別名】 氯硝西泮 ,氯硝安定 ,利福全,氯硝基安定,氯安定

         【外文名】Clonazepam, Clonopin, Iktorivil, Rivotril, RO 05-4023

         【適應症】

         藥理作用與安定及硝基安定相似,但其抗驚厥作用比前二者強5倍,且作用迅速,療效穩定,長期服藥可產生耐受性。據認為本品為一個廣譜抗癲癇藥,可治療各型癲癇,但也有人不主張用於癲癇大發作或精神運動性發作。主要用於兒童小發作,嬰兒痙攣性、肌陣攣性及運動不能性發作,療效較好。靜注可治療癲癇持續狀態,療效較安定及苯妥英鈉為佳。兒童發作頻繁者常於第1次劑量後即可見效,2周內達最大效應。

         【用量用法】

         1.口服:應從小劑量開始,根據病情逐漸增加劑量,直至有效劑量為止。每日常用劑量分3~4次服用。嬰兒或兒童開始每日每千克體重0.01~0.05mg,以後每3日增加0.25~0.5mg,維持劑量為每日每千克體重0.1~0.2mg。成人開始每日1mg,每2~3日增加0.5~1.0mg,一般劑量為每日4~8mg,最大劑量為每日20mg。 2.靜注:用以控制癲癇持續狀態,成人劑量為1~4mg,於30秒鐘內緩慢注射完。1次給藥可控制數小時到1天不等,需要時可繼續靜滴,將4mg溶於500ml等滲鹽水中,以能控制發作的最小速度滴注

         【注意事項】

         1.最常見的不良反應為嗜睡、共濟失調及行為紊亂如激動、興奮、不安、出現攻擊行為等;有時可見焦慮、抑鬱等精神症狀以及頭昏、乏力、眩暈、言語不清等。少數病人有多涎、支氣管分泌過多。偶有皮疹、複視及消化道反應;長期用藥體重增加。嗜睡在用藥過程中可漸消失,但也有因此而被迫停藥者。如與巴比妥類或撲米酮合用,嗜睡反應增強。行為紊亂常需減量或停藥。 2.使用本品,劑量必須逐漸增加,以達最大耐受量。 3.應逐漸停藥,突然停藥可引起癲癇持續狀態。 4.有報告,在治療小發作時有可能加重大發作,故用於合併大發作的病人時,應配合使用控制大發作的藥物。 5.動物實驗表明,本品有致畸作用,孕婦用藥是否安全尚未肯定。 6.本品與巴比妥類、苯妥英鈉與硝基安定 合用時,宜從小劑量開始。 7.長期(1~6個月)服用可產生耐受性。 8.靜注時,對心臟、呼吸抑制作用較安定為強,需十分注意。

    http://tw.m.18dao.net/%E8%97%A5%E5%93%81%E6%9F%A5%E8%A9%A2/%E7%A5%9E%E7%B6%93%E7%B3%BB%E7%B5%B1%E7%96%BE%E7%97%85%E8%97%A5%E7%89%A9/%E6%B0%AF%E7%A1%9D%E5%9F%BA%E5%AE%89%E5%AE%9A ),貝絲表示醫生叫她注射氯氮平,但醫生否認(觀眾都聽的也看的很清楚,明明是氯氮平)!

    此時就很明顯的醫生基於某種原因陷害貝絲,而貝絲被醫生騙去注射於崔維特體內的氯氮平及實際上應該注射於崔維特體內的氯硝安定會有完全不一樣的反應,氯氮平可能會引發癲癇,氯銷安定能抑制癲癇!

    貝絲聽到諾亞被海扁的聲音,極欲上前,但被醫生拉住,醫生急著處理崔維特的屍體.......

    貝絲正在整理病房的床鋪,女暴君來了,將病房的門關上,與貝絲談話,女暴君知道諾亞是幫貝絲扛罪的!(但女暴君不知道貝絲是被醫生陷害的ㄚ!),並把崔維特的死怪罪於貝絲,言談之中不斷否定貝絲也認定貝絲是個弱者,需要別人保護,並一再說明經營醫院幫的理念與模式,貝絲不認同女暴君並否認自己是個弱者,女暴君抓著貝絲的手指著其割腕的傷痕,貝絲啞口無言......

    貝絲關心諾亞的傷勢,諾亞反而安慰貝絲說自己的傷沒那麼嚴重,諾亞知道女暴君需要崔維特幫忙....而貝絲下定決心要跟諾亞一起逃離醫院幫,諾亞跟貝絲說明了逃出醫院幫的路線及方法,並討論如何合作逃離,諾亞向貝絲使了個眼色,貝絲趁機摸到女暴君的辦公室偷拿備用鑰匙,都偷拿鑰匙的過程中,貝絲發現地上一灘血,截肢女趴在地上,應該是死了!貝絲偷拿到鑰匙的時候,色警走了進來,趁機騷擾貝絲,企圖與貝絲發生關係,貝絲察覺到截肢女已經屍變了,貝絲拿玻璃瓶攻擊色警的頭,色警倒在地上被變成殭屍的截肢女咬著正著,貝絲也趁機拿走色警的槍,貝絲離開女暴君的辦公室走在走廊的時候遇到女暴君,女暴君並未發現貝絲鞋子上的血跡,而貝絲與諾亞趁女暴君離開的時候,趕緊進行逃離醫院幫的行動,兩人以毛巾'床單等材料組合成的繩索從電梯井逃離,諾亞先讓貝絲垂降離開,當諾亞要從電梯井垂降離開的時候,在某個樓層的電梯門口被殭屍抓到,掙扎之下,諾亞不慎直接摔到電梯井底層,所幸電梯井底層有一堆屍體當肉墊,諾亞的腳只有些許的扭傷,但還能走路,在逃離醫院幫的大樓外見到陽光之前,遇到幾隻殭屍的騷擾,貝絲也開槍擊倒幾隻靠近的殭屍,而貝絲與諾亞離開醫院幫的大樓外立刻狂奔,但遇到更多的殭屍,一旁有車子,貝絲不偷走一台車開走嗎?(第四季第十二集,貝絲與戴瑞在外流浪的時候,貝絲試圖啟動一台車子,但車子壞掉無法啟動,又遇殭屍群靠近,只好與戴瑞躲在該廢棄車輛的後車廂躲避,但貝絲應該有偷走車子的技能吧!),貝絲穿過破裂的鐵絲網,諾亞緊跟在後,拿槍的貝絲從電梯井垂降後一直掩護腳扭傷的諾亞,解決好了好幾隻殭屍,因而被殭屍包圍了,貝絲就快被殭屍吞噬時,醫院幫的人開槍替貝絲解危,但也抓到了貝絲,而諾亞順利逃跑了,貝絲雖然被抓住了,但看到已經逃跑的諾亞,貝絲臉上也出現笑容.....(我開始擔心貝絲被抓回去後會被女暴君好好的修理照顧一番!)

    貝絲被帶到女暴君的辦公室問話,一旁還有截肢女跟色警的屍體,而貝絲不斷跟女暴君頂嘴,女暴君一氣之下,貝絲又被女暴軍扁了!

    醫生正在處理貝絲被女暴君打傷的傷口,而貝絲趁機質問醫生為什麼要借刀殺人陷害她,貝絲也說出了醫生擔心被崔維特搶飯碗的心事,醫生也承認其實他認識崔維特,也擔心一但把崔維特救活,他可能會被趕走,也可能被色警殺了,而這時後貝絲與醫生的對話中,貝絲的臉上似乎露出了殺氣.....

    女暴君會堅持要醫生救治崔維特,可能是不但從他的皮夾裡得知崔維特的名字,也得知他也是醫生,覺得有利用價值,所以才堅持要醫生救治崔維特吧,而醫生當時不太願意救治崔維特,也是擔心自己的在醫院幫的地位及性命都可能不保!)

    走廊上,貝絲露出殺氣左手拿著尖銳物品似乎是要......而走廊的另一端的移動擔架上的一名傷者,正是卡蘿,當貝絲發現卡蘿也被送進來的時候,驚訝不已,殺氣頓時也收了起來......

    =========

    此集看來醫院幫是一個有點邪惡的血汗工廠,強制提供沒有意願的人一個庇護的地方,提供保護'飲水'食物'衣物,雖然要為醫院幫工作才能得到保護'飲水'食物'衣物,還算是合理,但強迫生存者在不願意的情況下成為醫院幫的萬年長工又不能隨自己的意願離開,我個人並不能認同這點,而醫院幫的主要的管理人員-警察,問題很多,醫院幫的大姐頭-道恩警官(女暴君)對自己手下的不當行為視而不見,遇到不如意的事,雖然有溝通(但感覺像命令),但終就以暴力解決,貝絲就被扁了不只一次!

    而在女暴君辦公室死亡的截肢女,殺害截肢女最可疑的兇手應該是色警,當截肢女被截肢之前,色警在眾人的面前就企圖修理截肢女,不排除色警記恨趁機殺害截肢女,但也不排除色警企圖非禮截肢女,但截肢女反抗,所以被色警殺害,但色警當時可能只是認為修理了截肢女而已,而忽略了截肢女截肢的傷口尚未痊癒,截肢女因而被色警擊倒在地上,慢慢的失血過多而亡,截肢女變殭屍後,也剛好給貝絲逃離色警魔爪的機會!

    醫生看似醫院幫的正派角色,實際上是個偽君子,但偽君子的程度大大不如總督,醫生也還是為了保住自己的飯碗與地位,不惜陷害他人,介由別人(貝絲)的手來殺害可能的競爭者(崔維特)!

    而此集可以看出醫院幫願意收留的生存者的條件-不會造成負擔累贅'有利用價值或可任其賣命之生存者,最重要一定要是不會對自己構成威脅的肉腳!

    而且我很懷疑有些被留在醫院當長工的生存者根本是被醫院幫的人設計押回來的,醫院幫說發現貝絲的時候,她的頭跟手都受傷了,我覺得貝絲很有可能被醫院幫的人趁機打傷打昏帶回醫院幫!

    但醫院幫總會有看走眼的時候.....卡蘿肉腳嗎?有一天醫院幫會知道卡蘿的厲害的!

    貝絲看似柔弱,但其扮豬吃老虎的功力不容小覷,看是溫順的小棉羊,骨子裡是攻擊力十足的狼!

    醫院幫內願意和貝絲合作逃離的諾亞已經順利逃走,而第五季第三集後面跟在戴瑞後面的人應該是諾亞,貝絲看似逃脫無望,看卡蘿被送進來,貝絲應該會與卡蘿設法逃出醫院幫,而戴瑞的舊愛(卡蘿)新歡(貝絲)同困醫院幫,戴瑞是否能說服瑞奇,前往救援ㄋ?

    =========

    從預告中,第五季第五集的主線應該是大牛大叔(亞伯拉罕'電視版稱呼為士官長'網路版稱呼為中士,但我個人以大牛大叔的外型和年紀,當士官長比較有說服力!)的華盛頓旅遊團,但前往華盛頓的過程似乎不太順利,處處有危險,走到哪都會有殭屍! (不然怎麼會叫作陰屍路ㄋ?)

    而瑞奇這團應該分成三線!

    暫居教堂的教堂組-瑞奇'戴瑞'卡爾'卡爾妹'泰爾西'莎莎'米瓊恩'神父'還有可能是逃出醫院幫的諾亞!

    大牛大叔的華盛頓旅遊團-大牛大叔'尤金'蘿西塔'葛倫'瑪姬'塔拉

    受困醫院的戴瑞新歡舊愛組-貝絲'卡蘿

    而教堂組跟戴瑞新歡舊愛組最有可能是最快兩線合一的組合,三線最終是否能合而為一,就靜待發展吧!

    瑞奇團隊在第一季從亞特蘭大開始成形,繞來繞去又分道揚鑣,又可能從亞特蘭大開始重組,這究竟是命運的糾纏,還是製作團隊的安排ㄋ?

    =========

    而第五季開播以來,黑人的安全名單似乎是三加一,在神父出現之前,三名黑人-泰爾西'莎莎'鮑伯都有驚無險'死裡逃生,神父出現後,鮑伯在食物銀行的地下室被水鬼(躲在水面下的殭屍)抓交替'後被食人族抓走,最後真的領便當了!

    而諾亞的出現,會不會又有另一個黑人角色領便當ㄋ? 陰屍路的製作團隊是否會佛心來著,讓黑人角色的三加一狀態多維持幾集?甚至讓黑人角色的安全名單成為真正的四名ㄋ?

    =========

    醫院幫的觀念就是守株待兔'等待救援(可能性不高,還是要出去闖天下吧!),在救援來臨之前(永遠都不會來吧!)到處搜刮物資,壓榨以各種手段帶來醫院幫的弱勢生存者(還是會不小心帶回比較強的生存者吧!)的人力,供其唆使,維持醫院幫的運作,而醫院幫大樓外的殭屍,有些還可能是醫院幫的管理階層刻意引過來,好自讓大部份在醫院幫的人對逃離醫院幫望之卻步,而醫院幫的管理階層一定知道比較可以安全出外尋找補給的路徑與出入口,只是堅守此秘密不讓醫院幫的每個苦情長工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