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JPG  

這本書看完許久,沉重到不知要如何來介紹它......

對於正義,對於法律,它以一則未成年少年姦殺案,少女父親矢志復仇的故事,卻以多重迴路的方式來讓大家去反覆思考~

--------------

在下筆前,尼爾張參訪了許多人的心得感想及部落格,  (包含為徬徨之刃中文版寫序的李柏青律師).

所以對於運筆流暢度,故事緊湊度,案情懸疑度,我就不再多作討論.

我想談的,是在這場申訴的悲劇背後,徬徨的是誰? 

在這部作品中,徬徨的人,其實不是主角長峰,而是追蹤的刑警織部,還有眾讀者~

 

長峰不徬徨;

當他找到遺物,親眼看了犯罪錄影帶,知道少年法對於未成年犯罪的寬容後,

他就決定要殺了那兩個把他心愛女兒,只當作是一塊肉在對待逞慾的畜牲,然後自首接受制裁.(P123-125)

高階警官久塚不徬徨;

身為警界的人,也曾身為被害者家屬,他只能這麼做.(P373)

兇手父母不徬徨;

他們都不認為是自己或是兒子的問題,是社會跟環境,其他人的問題.(P177)

民宿女主人和佳子不徬徨;

她就是要幫長峰,她認為他是好人,也不希望長峰賠上他的人生.

媒體記者不徬徨;

別人的痛苦是他們收視率的特效藥.

------------------

刑警織部徬徨的是:(P356)

警察是維持正義的,但現在卻是在保護一個犯人免於被追殺,那何謂正義呢?

法律到底是保護好人還是壞人呢?

保護的是加害者,還是無辜的受害者以及活著的家屬呢?

讀者徬徨的是:

若是我,我會怎麼做?會跟他們一樣嗎?

 -----------------

此類的話題都指向一個共通點:對法律公平性的質疑.

[如果兇手未成年,甚至連姓名都不會公佈,更不可能判甚麼死刑了.]--P063

[少年事件處理法並不是為了被害人而訂立,也不是用來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為前提,為了拯救他們而存在的.從這些法條中無法看見被害人的悲傷與不甘,只有無視現況的虛幻道德觀而已.]--P063

[長峰他知道自己沒有制裁犯罪的權利,這應該是法院的職責吧.那麼,法院真的會制裁犯罪者嗎?......說法院會拯救犯罪者其實比較適當吧.他們會給犯了罪的人重新做人的機會.然後把犯罪的人藏在憎恨他的人看不見的地方.這樣就是判刑吧.....奪走了別人一生的兇手,其人生並沒有被奪走.......未成年只要強調自己不是故意.....搞不好連入監服刑都免了.]--P092

[哪有這種事!那個人渣奪走的不只是繪摩的人生,還讓愛繪摩的所有人的人生,都留下難以癒合的傷口.]--P092

以及對無法感受到的那份對等的將心比心,所延伸出的不忿.

[那個野獸也有父母.....對父母暴力相向.結果造成了別人麻煩,只能說是因為他父母放棄了自己的責任......他們沒有對遭到自己兒子性侵的女孩道歉,只是一味強調自己是喪子的父母....能看到它父母自責的樣子,長峰也許會稍感痛心,覺得自己似乎得到了一些補償.....就是因為有這樣的父母,所以才會有像他這樣碰到如此憾事的父母.]--P177-178

[....對於因為他們犯罪而犧牲的人,可以不用任何賠償嗎?]

[...當然要賠償....先必須讓他們重新做人,如果他們的心態沒有矯正,根本不可能賠償.....讓他們反省自己做了很不好的事之後,才能談到賠償.....讓他們走回正道....那就是最大的賠償吧!以犯罪為基石,讓他成為正正當當的人....]

[太可笑了......為什麼那樣就算是賠償?....死去的人無法重生.為什麼要讓我女兒去做那些人渣的墊腳石...這是錯誤的...]--P270

--------------------

我想過,若是我,我會希望讓事情畫下句點.不要再陷入無窮盡的無間循環了....

因此,

若我是長峰,我會怎麼做?

我會跟主角他做一樣的事.

若我是兇手的父親,我會怎麼做?

在確認一切後,對兒子的滔天犯行,我會尋求長峰的諒解及原諒.並且會負責把兒子找出來,

若兒子真有悔意但長峰又堅持要以命抵命,

那,就用我的命吧~

若我兒子毫無悔意,那,我會幫長峰宰了他~

後果我來扛,還是希望長峰可以原諒!

因為說到底是我生的這個兒子造成的.....

若我是刑警織部,我會怎麼做?

在最後對峙時刻....我會幫長峰宰了那兔崽子~但會將長峰以現行犯殺人未遂逮捕!

或許自己會因逮捕過程中誤殺,被降級,降薪,指指點點....

但至少能讓長峰得到救贖,下半輩子能繼續好好活著,人生不用因此斷送,這件事也能告一段落,

身為執法人員,這是我能找到平衡點的最好方法.

若是你呢?會怎麼辦呢?

--------------

法律到底是保護好人還是壞人呢?

我想,法律所保護的,是:.

這樣應該可以做相當程度的問題及討論收斂.

 

法理之外不外乎人情,這是對人的慈悲.

情理法的順序排列是可以被理解的,但不該被鄉愿地模糊及濫用.

好人壞人難定義,何方有理太模糊....

當必須訴諸法律評斷之際,能面對過錯,負起責任,勇於承擔~

那麼,法理情我相信,最終是可以組成為正三角形的.

------------

這部作品翻拍成的電影,在長峰繪摩被蹂躪部份,因受限時間及尺度,無法像小說陳述的鉅細靡遺.

但從寺尾聰所飾演的長鋒所表現的演出,卻能讓觀眾感受入木三分;竹也內豐所飾演的織部也恰如其分,

搭配主題演奏曲讓人感到的無助,悲淒及悵涼,深深敲擊人心~

會讓人深切希望祈禱著:

這樣的事不要在現實生活發生!!

刃.JPG  

電影預告:

 

延伸閱讀:

黑武洋-肅清之門 讀後有感

--------

原標題:2010-07-04 16:17:43沉重的讀後感想-徬徨之刃不徬徨,肅清之門難肅清-微調再PO~

尼爾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風流
  • 昨天參加了一場座談會--「飄洋過海來看你」

    人上一百
    人的個性、想法與信仰有所差異是常態
    也從謀殺案受害者遺族的演講中得到很多啟發

    不管支持哪一方的論點
    大家的共同點都是希望世界能更美好 :)
    能讓讀者或聽者能進行一場深思與反省
    都是很好的事
  • 謀殺案受害者遺族的演講中得到很多啟發<這真的是很難得的心路歷程分享!!
    風流兄有相關資訊或網站可分享嗎?
    還是簡報可scan mail share嗎..@@

    尼爾張 於 2010/07/05 19:30 回覆

  • 風流
  • 那是一場充滿正面能量的座談會
    主講人是三位美國的受害人家屬和一位拍攝死囚的攝影師

    許多人都假設受害者及其家屬只有一種面貌
    然而他們的分享跟我們在台灣媒體上看到、聽到的不大相同
    受害者也是有著多重面貌的

    有一位受害者的媽媽相信檢察官所言--判凶手死刑,你的創傷就能平復
    痛苦了八年後她領悟到處死凶手並不能帶來任何幫助
    釋放自己的心才能走向陽光
    不是寬恕他人而是寬恕自己
    她說:國家不要以我之名殺人
    不要用另一樁殺戮來玷污我對女兒的記憶

    一位受害人的兒子他說
    爸爸給了我寶貴的生命和不可取人性命的價值觀
    我並不會因為這樁悲劇就改變了我的價值觀和立場
    不該讓凶手同時摧毀了寶貴的性命和這些價值觀
    之後並成立了美國謀殺案受害者家屬人權促進會
    努力為受害者爭取權益

    一位受害者的兒子因為美國政府濫用懲罰權
    迫害在政治上有不同想法的科學家(他的父母)
    被迫於六歲時失去雙親
    之後的二十年他懷著仇恨希望那些羅織罪名的人以命抵命
    後來他成為了一位律師
    也對死刑與轉型正義做了許多研究
    最後投入了人權運動
    並成立基金會幫助與他有相同遭遇的孩童
    這位先生提出了一個疑問:
    台灣經歷過228和白色恐怖,為什麼台灣人會那麼支持國家取人性命?

    至於那位攝影師
    因為拍攝死囚、刑場、刑具而開始對死刑做了深刻的思考與反省
    2005年時因為莫名被不認識路人攻擊
    腦殼破裂差點死掉
    昏迷了三天後他對三名子女說
    原諒凶手但不要原諒暴行
    我不要你們活在恐懼與仇恨當中
    我希望世界能更美好

    這些人說他們並沒有發瘋也不是聖人,他們只是普通人
    我想
    希望世界更美好是他們共同的想望吧
    那也是我在那場座談會裡感受到的氣氛
    走出悲情與憤怒後的風和日麗 :)

    這裡有簡介
    http://www.taedp.org.tw/index.php?load=read&id=740
    版大有興趣的話
    日後若有看到關於這場座談會的精闢文章再通知您
  • 這種感覺真的很難得,已經是另一種詳和的境界了.
    這應該市最好的結果了吧!
    謝謝風流兄分享~!

    尼爾張 於 2010/07/05 22:50 回覆

  • 風流
  • 看到了一篇談該場座談會的文章
    信守承諾
    來通知版大了

    還有看到一則相關留言寫得很好

    明亮 said...
    非常奇怪像接受了一場療癒之旅。

    把生命中如此傷慟的失去,轉化成愛與平靜。需要多少眼淚和勇氣?離開會場時,除了對這四名勇者的敬意,已經找不回言語。

    希望所有受害人都能找回內心的平靜,更希望有多人看見死刑的不合理,願意將注意力放在犯罪事件的防範,減少更多受害人的產生。

    謝謝您的訊息。
    http://cleanfor2months.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27.html
    =========================================================================

    【靈感書19】飄洋過海來看你

    「悲傷有很多過程,我都經歷過,」台上這位美國老太太一字一字清晰的說。她的女兒被謀殺了,後方的螢幕上映出一個年輕女子帶著一隻狼狗在戶外,健康開心的樣子。

    「其中一個階段是否認。當作這事沒發生。有一天我看見一件藍色洋裝很漂亮,我把它從衣架上拿下來,心想,這剛好是我女兒的size。衣服拿到手裡了我才想起來,不對,她不在了。」

    老太太叫做阿芭‧蓋兒(Aba Gayle)。失去女兒以後,她在各種宗教、哲學裡尋找答案,經歷漫漫長路,她決定了她對死刑的立場:「我不相信謀殺,不管那謀殺發生在家裡、街頭、荒郊野外,還是刑場。」

    這一天外面好熱好熱,會場裡冷氣好冷好冷,可是這幾位「謀殺案受害者家屬人權促進會」(MVFHR)的成員,在廢死聯盟辦的「飄洋過海來看你」座談會裡,娓娓訴說他們的心路歷程、他們的想法,又令台下的人心裡深沈的震動。我注意到一個有意思的細節,那就是好幾位都用了「榮耀」這個字眼,honor。

    瑞尼‧庫欣(Renny Cushing)說,他父親與他自己本來就反對死刑,他不願意屈從於這件謀殺罪行,這個罪行奪走了他父親的生命,但他絕不容許父親的信念也被奪走,所以,反對死刑,是榮耀父親。阿芭‧蓋兒則說,站出來成為反死刑的運動者,傳遞愛,才能榮耀女兒在世間留給她的回憶。

    這一點饒富深意。支持死刑的受害者家屬,也是同樣基於對逝者的感情,同樣地想要以某種努力來使逝者的生命值得、並繼續發光。說到底,死刑議題之所以具備那樣濃烈的情緒爆發性,是因為支持與反對的意見底層,都有著豐沛的情感。

    我舉手問阿芭‧蓋兒,「妳有沒有遇過支持死刑的受害者家屬呢?可不可以跟我們分享這些相遇的經驗?」她說,以一貫的誠懇溫慈:「我不跟人爭論,因為爭論是沒有贏家的。我只是以身作則的活著,我相信愛,我就四處去監所探望受刑人,做我相信的事情。當我看到受害者家屬那麼痛苦,我也很痛,我真的很希望能幫上忙,不過,我不會告訴別人,他『應該』怎麼感覺、怎麼想、怎麼做。我只希望也許我種下一個小小的種子。在他心裡。說不定以後種子就會發芽。」

    後來一個參與活動的網友來留言:「非常奇怪像接受了一場療癒之旅。」這件事情最奇怪的就是,我們本來並沒覺得自己有受傷啊……卻在聽了以後感覺好像隱藏的傷口被發現了,然後又癒合了。他們真的是「一滴淚光照亮世界」。「失去」了最多的人,現在卻成為「給予」的人。

    http://cleanfor2months.blogspot.com/2010/07/19.html

  • 將注意力放在犯罪事件的防範,減少更多受害人的產生。<這是大家所共同期盼的.



    因為爭論是沒有贏家的。我只是以身作則的活著<這真是最負責任的生活態度呀~(拍手!!)

    尼爾張 於 2010/07/17 00:24 回覆

  • 黑傑克
  • 震撼的徬徨之刃,我也看完了
    對於已經有一對兒女的黑傑克來說,東野圭吾的這部作品又把我的恐懼從心底刻意遺忘的角落活生生血淋淋地拉了出來...
    黑傑克滿喜歡看日本成人漫畫,所以我對日本漫畫裡也常探討的青少年缺乏責任感,同理心,道德認知嚴重缺乏的社會問題,不會覺得只是作者為了營造故事氣氛的誇大之詞(尤其對於故事後期安排出場陪菅野逃亡的少女”優作?”跟警察講他為什麼自願陪伴菅野逃亡的那一段覺得佩服).我感覺這部作品的成功,不但在於劇情進展的流暢,東野圭吾處理這個沉重話題,不只是一昧的主張在法律不公的情形下,被害人家屬應該以牙還牙自尋公理正義解決途徑的單一視角,他呈現出來的看法層次與正反意見其實滿多的…
    台灣其實距離這個社會型態快速變化衍生出來的傳統價值崩解的困境也沒有很遠,時不時都會看到聳動人心的社會新聞,令黑傑克感到無萬分恐懼的點是..這些案例的家庭成長背景都不再是以前所認知的極度扭曲狀況,好讓我們在茶餘飯後之餘可以鬆一口氣用事不關已的心態輕鬆看待,它好像不斷在提醒我,如果不認真的看待子女教養,12萬分的注意關心子女的成長,自己的下一代也有可能有一天就變成社會版新聞的加害人或被害人…
    現在看完了小說,我卻對於如果我是長野,我會怎麼做?如果我是菅野的父親我又會怎麼做?更沒有把握回答了,黑傑克其實很膽小懦弱,我自認既沒有玉石俱焚的勇氣,也沒有大義滅親的擔當……沒遇到,我真的不知道我的答案會是什麼,尤其是在徬徨之刃幫助我更清楚認識這個問題以後
  • 珍惜生命,珍惜人權~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
    就能讓遺撼跟傷害少一點吧~!

    尼爾張 於 2010/07/20 18:17 回覆

  • flora
  • 尼爾張~
    難啊!就跟告白的松隆子一樣,
    怎麼做都是難啊!

    不過你後面寫的該怎麼做,
    我倒是覺得你的做法很好呢!
    至少算是個圓滿...
    但就如你所說的,希望現實生活中,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 因為我的出發點是:負責
    有時會徬徨,是因為不願面對.

    在看這本書時,我真的蠻投入的.
    同為一個有著愛女的人父,
    我可以體會長峰跟裡面另一個被害者的父親,
    面對這種事情時的咬牙切齒,憤怒,絕望,豁出去的心情...(東野圭吾真的寫得很好!!==b)

    尼爾張 於 2011/04/21 16:31 回覆

  • flora
  • 尼爾張~
    你最近很忙后....
    怎那麼久没PO文啊???

    這本我也看完了呢!
    很棒的一本書唷!
    我的作法會跟你一樣呢!^^
  • 連這本妳也入手囉~(佩服)

    電影我是還沒找到,不過光是看預告我就已經覺得很沉重了呢(日本人選角真是一流!)

    這種事除了無奈外,只能說預防重於治療.
    不過我們當家長的不可能隨時都在其身邊.
    如何讓她們會懂了自保及避凶,也只能盡力了...

    尼爾張 於 2011/05/03 09:47 回覆

  • white
  • 看了推薦
    這本書也是值得一看
    日本作者很善於書寫人性的陰暗面
    及其矛盾與掙扎
    但我想最終目的正如以上及尼爾所想
    ~防範於未然,減少更多受害人的產生~
    若事情發生了又當如何(受害者)
    這本書與"告白"探討的主題相似
    不同的是,在正與反的辯證上著墨了許多
    愛與寬容雖是老掉牙的做法
    但反過來思考:
    報復,以牙還牙的黑暗思維真有助於從傷害痛苦中解脫嗎?
    值得深思~~
  • 曾有人評論,東野圭吾在這本裡面,幾乎是一面倒的在論述對司法不公的批判及正義保護的質疑.
    我個人的心得,其實從犯罪的角度來看,為什麼存在那麼多灰色地帶,其實重點只有兩個:負責及承擔
    除了防範未然外,
    犯錯者是否勇於負責,並承擔一切後果?
    這真的很難...
    所以才會不斷上演官兵捉強盜,公婆個說有理的戲碼...

    這種是屬於人格教育該從:一個人最根本,該如何教育養成的重大課題...非一朝一夕或數個不幸個案就能改變的...==||

    尼爾張 於 2011/05/24 17:40 回覆

  • 飛行鳥
  • 若是我是法官
    情節重大
    會引用國際案例判處死刑
    主要是因為毫無悔意......

    不過通常只死一人
    不太會判死刑
    最近看了日劇才知道三人以上含三人就會被判死刑...
  • 人權應該要被運用到何種程度,不但對被害者或是加害者來說,都是一個很難明確定義的課題.
    可是既然人類制定了法律這樣的東西來約束規範眾人,其實講白了,就是一定還是有人要辦黑臉當壞人啦~^^

    尼爾張 於 2014/03/06 00:08 回覆

  • 無用
  • 這話題如果繼續討論下去,再下來應該就是廢死了吧!

    我這麼說吧~
    每一個人在看一件事的時候,經常會套用自己的經驗法則!
    如在場的父母,
    會將"自己的"感受套用在主角的感受.
    我認為,這就是作者的目的,
    讓我們以父親的角度來思考司法正義及教育的問題!

    但我必須說~法律不代表正義!

    昨天,昀公主跟我講了一個真實的笑話~
    在內地,某官員想推動立法,保障醫護人員免於暴力威脅!
    結果,除了提案官員,沒有人支持.
    因為,除了提案人以外,大家都會出手打醫生護士......


    我們常聽人講~為什麼法律保護壞人?為什麼酒駕撞死人沒事?
    其實是主觀的將正義套用在法律~

    我的淺見是~
    法律不保護人,它的目的在於約束人的外在行為,以符合社會的最低期待!

    所以,法律是一種約束,而正義是一種價值!

    兩者釐清之後,看問題就比較簡單~

    樓上的風流兄的論述相當精彩,
    尤其是那句~"不是寬恕別人,而是寬恕自己!"深得我心!

    但也請恕我直言~
    (風流應該離開,也看不到了吧?^^)
    這位媽媽的智慧跟情操的確有值得我們效法的地方,
    就~小我而言!
    但我們不能因為這個媽媽的智慧過人,這個媽媽懂得放下,這個媽媽療癒了我,
    這個媽媽讓我了解到要向上提升的重要!
    就讓經驗法則跟自我感覺牽著鼻子走!

    我們在"小我"上,可以將這位媽媽視為努力看齊的目標!
    但在"大我"的前提裡,可是牽涉到多少人的家庭,多少人的命運!!!

    我在這群人道主義者,看到向上提升的願景(這點很好),
    但我至今還沒有聽過提出具體的一些建議(步驟及方法)!

    我的看法是~我們對遺族可以尊重,但不必照單全收!

    另外,風流兄所講的那位父母(科學家)遭受到國家迫害的律師,
    很納悶台灣人為何支持政府取人性命時,
    我終於解開一個謎題了!
    原來,那些人權主義者,是打從心裡對政府機器的不信任,連同對死刑的懷疑,
    的確,政府機關如果濫用"法律"跟刑罰(如死刑),的確是很可怕~
    從這觀點來看,我能理解他們的主張~一個更公平正義的社會!

    但我也提出一個見解,
    大家有沒有注意到~"人魔"變多了!
    尤其是在歐美(這是"我的"經驗法則,實際上有可能不是),比方說挪威殺人魔!

    我對殺人魔的定義,叫做"純惡"!就是一種沒有雜質的惡!
    簡單來講,善惡是一種相對,
    但在人魔眼中,殺人無關善惡(就像殺蚊子蟑螂,你不會有善或惡的聯想)!

    他們在玩弄人的時候,就像是在拔掉蟑螂一根根的腳一樣,
    可能還會不時露出好奇的表情!

    這樣的人"魔",是不可能真心反悔,
    在他們觀念中,根本就沒有拿過屠刀,何來立地成佛?

    但維護人權的法律,可以防的了"極權"的政府機器,卻防不了人魔!
    這又是一個兩難了~


  • 在早前那幾篇我現在隱藏的幾篇廢死文,其實我們就聊得差不多了,哈哈~

    幾年下來,看到現況只有變得更亂...(唉)

    所以....只能自求多福了~~(攤手)

    尼爾張 於 2014/03/07 18:08 回覆